MidReal Story

2028年,美国佛罗

Scenario: 2028年,美国佛罗里达州“不要狡辩”挑战
Create my version of this story
2028年,美国佛罗里达州“不要狡辩”挑战
2028年的一个晴朗周末,一群人围坐在佛罗里达州的一个法庭里,比赛与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我并不是比赛本身的参与者,而是不知怎么在三十分钟之前报名参赛,然后果断被录取。
这个比赛的名字就叫“不要狡辩”挑战赛。
这个比赛的规则其实很简单。
就是你申请参赛,如果你被录取,你就必须来到这个法庭,然后在法官面前和另一位参赛者进行言辞上的辩论。
如果你想赢得这场比赛,那就绝对不能狡辩。
我们要真诚地去说服这位法官,而不是偷换概念,把对方耍一顿。
就是少年对少女说:“这薯片好吃吗?”
少女说:“好吃!”
少年说:“这薯片好吃吗?”
少女说:“不好吃!”
少年:“那你刚刚说什么?”
少女:“哦,我刚刚是说好吃!”
然后少年就去摸了少女的头。
这种典型的狡辩方式绝对不能用。
我们要真诚去说服法官,带着一个引起我们言辞争论的问题。
如果我们真诚地把自己的观点说出来,然后法官被我们说服了,那我们就算是胜利了。
反之,如果我们狡辩了,那我们就输了。
但是有一个前提。
那就是这场比赛没有任何奖金。
没有任何遗产。
没有任何资源分配。
如果我们赢了,就仅仅只是为了自豪,这是一场完全靠真诚来战胜对手的比赛。
而我的对手就是我多年未见的父亲,他现在是一名有着三十年律师经验,富有威望且正直公正、幽默风趣的法官。
而我就是个宅在家里玩游戏、看小电影、做挑战任务的大学生,虽然那时候我正在大学学习法律专业,但我并不感兴趣,我只是想找乐子,顺便调侃几句而已。
2028年,美国佛罗
也许你会好奇,为什么你爸会和你玩这种游戏。
我也曾经想过,也许这就叫“天人交战”吧。
因为我不久之后就会成为一名律师,我的父亲也是一名法官,他完全有能力教我一些有用的东西。
所以我才报名参加。
最重要的原因是我想考验一下,我到底有没有能力让别人信服,让别人认同我的观点。
当时我还有一个小小的侥幸心理。
因为我大专辅修了一门课——心理学。
这门课其实并不难,因为初高中的时候我就对这方面的知识有了一些涉猎,所以这门辅修课程对我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我在报名的时候,看到了心理学这门课程的考试内容。
而且这场比赛的题目是由报名选手提出来的,而我爸则会选择其中一个去辩论。
这也是我最终选择报名的原因。
谁知道呢?
我以为我可以很容易地把握住我的爸爸的心理,然后真诚地说服他。
但我错了。
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是靠“狡辩”来与人交流的。
从我开始说话那天起,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
没有人会认同你的观点,除非你能够给出一些稳定且有力的证据。
而当你掌握了一些证据之后,你就可以给别人一个合理的解释、严密的推演、严谨的描述,让别人不得不相信你所说的话。
我之前选择大学辅修心理学课程的时候,并没有想要去成为一个心理医生、或者专业的心理研究人员,只是想着将来在我的工作中能够稍微灵活一点儿罢了。
但是现在看来,我算是想多了。
因为我根本就不擅长利用“狡辩”来说服别人,即使我已经有了专业的知识作为支撑。
2028年,美国佛罗
我刚刚拿到手机没多久,导师就走进了实验室。
看到他手里拿着一个硕大的包裹,我知道这会儿肯定麻烦了。
我神情凝重地接过来打开。
果然!
里面是我爸给我买的二手手机。
导师皱着眉头问:“律师霍金斯送你这个了?”
这样子打击我太大了吧?
这让我很难堪。
我只好尽量平复内心的怒火:“嗯嗯嗯,他说这个手机有着‘独特的历史’。”
导师叹了口气:“他又是在搞什么鬼呢?”
我们正要继续聊下去,就在这时候实验室门被人敲响。
一个穿着碎花长裙的女生探了头进来。
“五千年不变人性真的太差劲了,一定要狡辩么?”
导师看了看她,嘀咕了一句:“还以为今天会是个好日子。”
女生见我们都在实验室里,便推开门走到了我们面前:“老师,你们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不知道啊,你知道吗?”
“知道啊。”女生神秘兮兮地凑到导师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导师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爽朗地笑出了声。
“艾文,你去参加比赛吧,说不定还能赢呢。”
导师这话太可怕了!
什么叫说不定?
我的胆子可是很小的!
我连忙摇头道:“老师,我对辩论没兴趣啊!”
可他们却将耳朵堵得很死,根本不听我说话。
我只能忍气吞声地听从领导的安排,硬生生地被拉着走了。
当我来到法庭前厅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居然是我爸当年工作过的地方。
而且这个挑战赛……
规则是不能使用狡辩!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蓦然就有这样一个直觉。
2028年,美国佛罗
我走上前去,尴尬地开口:“爸,你今天也来参加比赛了?”
我本来想以调侃的方式消解尴尬,可我爸却不给我面子,他狠狠地盯了我一眼:“今年的比赛你怎么也参加了?我当初可是不赞成你读心理学的。”
我:“……”爸,你丫才不赞成我心理学的,当初可是你把我逼得死死的!
结果我嘴上并没有这么说,我只能无奈地笑了笑:“老师让我参加的。”
我爸也没再理会我,转身挥手走进了法庭。
哎呀,怎么跟那个老头子一样呢?
不过也难怪,他可是我的导师。
“艾文,我看你今天来参加比赛也是好事一桩!”
我的对手马克法官走上前来拍拍我的肩,竟然还有心情出去聊天!
“哈?老头子,这不是想让儿子出点儿风头么?”
“噗哈哈哈哈!”
马克法官当场笑喷,并精准戳中我的泪点。
这小子真是一点都没改变!
还好,我也没有闲着。
艾文你个渣男!
你居然和别人一起冲进去“打破”合同!
这不是在侮辱我吗?
可惜呢。
现在不是在骂渣男的时候,而是在法庭上。
所以,我只能忍气吞声。
也不知道我爸这些年干了什么,说话的样子都和律师一个风范了。
“你就不能说清楚吗?”
“哼!就算是有话要说,你也要先学会讲话礼貌点!”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不懂得尊重长辈!”
“可惜你爸爸长着这副娘娘腔的脸,所以你才跟着他一起丢人现眼!”
“……”爸,你丫说谁呢?
我们叫一起丢人现眼?
2028年,美国佛罗
好吧……虽然事情是真的,但是你不能这么直白讲啊!
要不然我怎么办?
肚子里的气实在是忍不住了。
“法官大人,我想要提一个异议!”
那就是因为我男朋友欺骗了我,导致我提前终止了租房合同。
但是,由于他答应给房东压金的事情没有做到,所以房东也拒绝了我支付剩下房租的钱。
所以,最后只能由我自己支付违约金了!
艾文竭力提高嗓门,可还是没能压过那个挑衅的声音。
“啊啊啊哈哈哈哈哈!”
“你说你被那个渣男给骗了?”
“那是你自己不够精明!脑袋里面都是草!”
“所以才会让那个渣男把你当成小白!把你口袋里面的钱当成馅饼!”
“哦!对了!”
“你可是一起打破合同的哦!”
“是不是又是那个渣男?”
“把你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给带走了?”
你!爸!什么态度呢?
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讽刺啊!
其实,我真的很想大喊出来。
但是,如果在法庭上发狂大吼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处以两百美金的罚款。
而且,如果真的这样做的话,马克法官一定会猜测到我的心思。
毕竟,他可是知道我们一家人之间关系最为亲近的人!
所以说,如果真的这样做的话,他一定会站在爸爸这一边。
然后,继续开启戏精模式。
2028年,美国佛罗
然后,再来一场势均力敌的辩论。
“刚才,你刚刚说了什么?”
“你想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啊!”
“他把我的东西都给带走了!”
对对对,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哈哈哈哈哈!”
“你为什么会招到这样的渣男呢?”
“莫非,那个人长得比你还帅?”
“莫非,长得比你还有钱?”
好像是这样挖苦的!
那可真的真的谢谢你的关心了啊!
接下来的辩论,就变成了爸爸一直在用法律逻辑与我争执。
每当他站起来的时候,那张严肃的脸上总是带着一股子兴奋的表情。
然后,一边用手打着另一只手的掌心,一边用法律的规则和逻辑来反驳我的每一个点。
“你这个弟弟,爸爸真的为难呐!”
“明明,我只想要跟你好好的辩论!”
“但是!你非要拿着那些没有任何依据的歪理!”
“来跟我讲清楚!”
“到底,哪一条才是真相!”
“然后,还非要说我在狡辩?”
“我!为什么要狡辩呐?”
“我!想要的!只不过就是想要说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可是!你!却!非要跑到那些弯弯绕绕的地方去!”
“说我!在狡辩!”
“如果是真正的辩论的话,我还有无数个方法可以来反驳你!”
“比如说:歧义。”
“再比如说:字面意思。”
“但可惜,在法庭上,这些都没有任何的用处。”
“一切,都在于法律条款之间的权衡。”
“所以呢?”
“如果继续用自己的歪理来跟他争夺时间和空间,实际上就已经打不过他了。”
所以呢,应该想想其他办法才对啊!
然后,我就继续了声音低沉的思考模式。
然后,突然间,我的眼睛里面就亮起了耀眼的光芒!
img-1712501345
“所以说!爸爸!”
“如果这瓶香水被打开之后,那她就一分钱都不值得了。”
“但是!我们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这个香水瓶子里面还剩下一半!”
“瓶盖也没有丢失!”
“这就代表着,即使这瓶香水被打开过,但实际上它还可以继续被使用。”
“所以,她就还值得钱!”
“价值怎么会变呐?”
“爸爸!”
“难道说……您这个老头子已经变成了……”
“一个大龄宅男吗?哈哈哈哈哈!”
“爸爸,您可真是难为您这个儿子了!”
“每次都要被您给整到这个样子。”
“我每次来到法庭上,都觉得这里充满着我的回忆。”
“就像小时候我们两个人一样。”
“只不过……”
“那时候我们两个人都是骑在马儿上面的王子。”
“现在看来……”
“只有我自己在疯狂地骑驴而已。”
我的父亲看着我,在他看来那定格住的表情应该就是震惊吧。
但实际上,那只是因为我看到桌上摆放的那瓶香水而已。
那可是我花了好久来挑选给莉莉买的哦。
不过好像莉莉并没有同意要收下来呢。
所以呢,那不就是我自己开的嘛?
那可就不能让他人帮我买单了。
“你都已经三十岁了,还整天瞎逛街买这些玩意儿!”
“要是你知道你妈听到后会怎么想你,你就知道自己错到哪里去了!”
“而且这种东西,还是你自己开过的!你怎么可以拿到售后服务台退货啊?!”
“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啊!”
“要是这瓶香水不能退,那也是因为你自己的原因!”
“找不到好女孩子,难道是我的错吗?!”
“再说,一个大男人送个女孩子化妆品?!”
2028年,美国佛罗
“要是别人知道,还以为你是个娘养的!”
“而且你天天穿着破烂衣服,脸上胡子拉碴的,谁会喜欢你呢?!”
“要是你早点好好工作,把自己打扮得体面些,我看到你送出手的东西,还会觉得值钱一点!”
我瞬间就愣住了。
脑中仿佛闪现出一排数不清的感叹号。
之前简直就没有发现过啊!
但现在再回顾起来……
他说的好像全都是对的。
香水确实是我自己开的。
而且给莉莉买香水……
和去年圣诞节给莉莉送礼物时。
我选了一个和我的钱包比较搭配的项链。
然后对莉莉说这个是为我的未来太太准备的。
虽然我只是想调侃一下而已,但莉莉还是……
当时就笑得很尴尬……
“你怎么回事?!难道是你妹妹对你动手动脚了?!”
“我会永远为你做主的,你就放心吧!”
“可别让我看到那小妮子,否则我非让她吃苦头不可!”
“什么妹妹动手动脚的……”
“莉莉最讨厌那些腻歪的举动了。”
“我只是因为她拒绝我的礼物,所以……”
“还有这个什么莉莉!她就是个小丫头!你要是对她够严厉点,她就不会这样对你了!”
我真的想到这里就想哈哈大笑出来。
我爸怎么现在变得这么理智和强大啊!
反正跟小时候那个天天喷我妈离异难过,然后抱着我的照片沉浸在愤怒之中,只想着尽快报复世界的爸爸简直就像另一个人似的。
但说实话,这样的爸爸真的很帅啊!
可惜啦,就连爸爸变样子这件事情也没有持续太久。
他再次说话时已经开始狂飙乱骂了。
2028年,美国佛罗
“我儿子从小就是这样,一点责任心都没有!
我:“爸爸这个问题应该不难解决,你只需要说我妈没有责任心就好了。”
爸爸:“你妈出走本身就是她的问题,我没有必要去承担她的责任。”
我:“这句话听起来像是有一种隐含逻辑,但我真的想了半天都没有明白。”
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爸爸:“你小时候我没有教好你,现在这样就变成了我的责任?”
我:“关于这个问题我其实有很多想法,比如……”
我:“……”
“为什么妈妈走了之后爸爸就把家里所有东西都砸了?例如我的小鱼缸?虽然那个小鱼缸确实很丑。或者奶奶在讲电话的时候哭成泪人?还有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以为自己从小一直生活在一个应该充满仇恨和报复心理养育自己的环境中?原来都是误会?”
“……………………”
“你说这香水值多少钱?”
“它已经被你打开过了?”
“唔,好像是吧。”
我一开始以为自己听错了,但爸爸却看得很认真。
“谁打开的?要不然我们让他给我们评估一下?”
我:“那香水我打算送给莉莉,但她不喜欢,所以……”
爸爸:“本来就不该买这种东西,你当初一定要买,现在不要让我给你背这个锅!”
我:“怎么说起来我就觉得好像你才是这个香水的主人?”
爸爸:“我这几年一点私人消费都没有,怎么可能会用这么贵重的东西?”
我拿起香水瓶子看了一眼。
它上面贴着一张标签,写着:3.0盎司/90ml
2028年,美国佛罗
“一般情况下,15ml的香水可以用一到两个月,90ml的话,我估计一辈子都用不完了吧?”
爸爸:“废话,人家说了要…什么来着?”
我:“让我爸爸去买薯片。”
我:“好像不太对劲啊。”
面对一个老男人明目张胆地撒谎,我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我:“但没事,我也没多少薯片钱。”
我:“所以这瓶香水对我来说其实也没什么价值。”
“不要狡辩!”
爸爸的眼神越发地严肃了起来。
他开始向我走来,我倒退一步,就这样僵持住了。
但我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倒退。
“我不说了。”
爸爸叹了口气,他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把我的钱包还给我吧。”
我:“今天不是我的生日吗?”
爸爸把手里的信封递给我。
里面装着一张字条:祝我的废物儿子艾文生日快乐!——老男人
还有一支笔。
我:“这个笔……”
爸爸:“你不会又想要新的笔吧?”
我:“那可不行,这支笔已经见证了我三十年的律师生涯!还有,在你不道歉之前,我的生日礼物我可不会给你!”
“不道歉,我一定不会道歉!”
我:“这支笔真的挺漂亮的。”
爸爸:“拿着,拿走就好了!”
我:“那……”
爸爸:“上次你来我家时,我还让你给我买了一支笔,你自己去找去,一定要找到!”
2028年,美国佛罗
83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