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Real Story

1 我是陈雨,第一神域大家族唯一落魄大小姐。 落魄原因是我只有商业头脑,修炼天赋一般。 只可惜在第一神域,商业一般跟废材没什么区别。 说实话,除了落魄,我们家还有更丢人的事情。 忘了跟你们说了,我还有个双胞胎妹妹,名字叫陈玲。 她天生灵根极好,一岁就能修炼出人界凝气境气息。 只是她有点单纯,经常被人当猴耍。 尤其是我们家那些弱智亲戚。 我俩的父母都没了,所以亲戚安排我们俩做家里的侍女。 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我们俩天生美貌出众,却死活不给上修仙学院。 看着那些年纪小小就跟老妖婆似的老女人给我们打工,我和陈玲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但是为了报仇,我们两个都选择了默默忍受。

Scenario: 神域(87个 按实力排分 各大神域竞争非常激烈)魔域(统一 神魔两域时常爆发冲突)人界(普通人,灵力非常稀薄 非常难修炼),使者联盟(第一神域最强组织 每个使者按实力排名一共100名,零号使者最强但不是首领 使者们并不全统一 没人有着自己的势力)复仇(双女主,原本是第一神域一个落魄家族的大小姐和二小姐,一天突然被代号63的使者给灭门了,目的是抢夺她们家祖传的秘法,就这样姐妹两人被一个老仆带到人间逃避追杀,但最后却被残忍杀害 所幸的是两姐妹逃了出来 从此开始复仇之路)主角(大小姐陈雨,修炼天赋不是很好 但商业天赋极佳,二小姐陈玲 修炼天赋很好 就是有点单纯,韩懿辰,代号零 最强者 压迫感极强 ,精通医术炼丹 功法属雷 可以操控时间生死等等,男主顾清 修炼天赋极强 陈玲和陈雨未来的好伙伴)修炼等级(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返虚,渡劫,大乘,仙帝 各分九层 使者前五皆是有着远超仙帝级别的实力,零号则更强)
Create my version of this story
神域(87个 按实力排分 各大神域竞争非常激烈)魔域(统一 神魔两域时常爆发冲突)人界(普通人,灵力非常稀薄 非常难修炼),使者联盟(第一神域最强组织 每个使者按实力排名一共100名,零号使者最强但不是首领 使者们并不全统一 没人有着自己的势力)复仇(双女主,原本是第一神域一个落魄家族的大小姐和二小姐,一天突然被代号63的使者给灭门了,目的是抢夺她们家祖传的秘法,就这样姐妹两人被一个老仆带到人间逃避追杀,但最后却被残忍杀害 所幸的是两姐妹逃了出来 从此开始复仇之路)主角(大小姐陈雨,修炼天赋不是很好 但商业天赋极佳,二小姐陈玲 修炼天赋很好 就是有点单纯,韩懿辰,代号零 最强者 压迫感极强 ,精通医术炼丹 功法属雷 可以操控时间生死等等,男主顾清 修炼天赋极强 陈玲和陈雨未来的好伙伴)修炼等级(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返虚,渡劫,大乘,仙帝 各分九层 使者前五皆是有着远超仙帝级别的实力,零号则更强)
1
我是陈雨,第一神域大家族唯一落魄大小姐。
落魄原因是我只有商业头脑,修炼天赋一般。
只可惜在第一神域,商业一般跟废材没什么区别。
说实话,除了落魄,我们家还有更丢人的事情。
忘了跟你们说了,我还有个双胞胎妹妹,名字叫陈玲。
她天生灵根极好,一岁就能修炼出人界凝气境气息。
只是她有点单纯,经常被人当猴耍。
尤其是我们家那些弱智亲戚。
我俩的父母都没了,所以亲戚安排我们俩做家里的侍女。
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我们俩天生美貌出众,却死活不给上修仙学院。
看着那些年纪小小就跟老妖婆似的老女人给我们打工,我和陈玲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但是为了报仇,我们两个都选择了默默忍受。
终于有一天,我和陈玲都被亲戚迫害致命,被人界的人发现了。
我被打烂了双手双脚,头发被剃光了,身上被人摸了个遍。
被扔到了大街上,还给我带了个纸牌子。
“神域陈家赔钱货,嫁给四十几岁的老头子,把她给整成老太婆了。”
“你看那个女的多老多丑啊,哈哈哈哈。”
大街上的人都在议论纷纷,直到有人骂了一句。
“蠢货!神域陈家的人都是垃圾,不然怎么会落得跟狗一样的下场?”
我是第一神域陈家唯一的落魄大小姐,没人敢骂我。
可惜我的亲戚们都没能听到这句话。
因为那天他们都被我杀了。
2
我是第一神域陈家唯一的落魄大小姐,没人敢骂我。
我俩都是大修仙家族出身,修炼天赋都不错。
但是我们家没有男孩子,于是亲戚们统统认为我们不如废物,只有修仙才能彰显我们的价值。
陈家有一块地方界碑,可以传送到第一神域的外围。
我和陈玲趁着一个大雨夜,推开了界碑,跑来了人界。
那夹杂着雨水的水汽让我们在人界呆着的时候总觉得浑身发寒。
以后这辈子我们就留在人界吧。
3
那段时间我和陈玲都过得挺好的,只是每当想到那些亲戚便会浑身发抖。
我们都渴望报仇,但是毕竟我们俩在第一神域修炼了二十年,最高也只能达到金丹境界。
而我们废物大小姐逍遥法外的时候,他们最少也是元婴境以上。
所以俩废物大小姐只能默默吞下这口气。
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他。
4
陈玲在家里给我煮鸡汤,我坐在沙发上拿着一本经济学杂志看。
它是我从小埋头苦读来的书。
虽然家里不给我上学,但是我深知自己只有靠自己才能强大。
所以我在家里把所有能用来加强自己的东西都看了个遍。
“陈雨,喝完再炼丹。”
陈玲手里端着一碗鸡汤过来递给我。
我放下杂志接过去:“好。”
“姐姐,你知不知道什么样的鱼最好炖汤?”
我抬头看向她:“什么时候你也爱干这事儿了?”
陈玲摸摸头:“修仙都不是天天吃丹药活下来的呀。”
这话说得有点道理,我点了点头:“下次给你买一本煲汤食材搭配大全。”
“姐姐你真好。”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他声音很好听,带着几分磁性:“陈雨、陈玲?”
陈玲抖了抖手中的碗:“谁呀?”
“真小子。”
陈玲愣了一下:“谁呀?”
只见一个英俊潇洒的男子从门口走了进来,他一身黑衣干净整洁,与众不同。
“你好。”
他看向我的目光深邃:”我是你们陈家最后一任使者,零。”
“啊?”
零?
使者?
陈家最后一任?
我和陈玲对视了一眼,我们两个人在心里都默契地脱去了睡裙里面的衣服。
没办法,衣服破烂不堪啊。
“有什么事吗?”
我坐在沙发上反手将头发抛到背后,握住了茶杯冷声问道。
“你们陈家什么时候来了个最后一任使者?”
陈玲则是紧张地握着我的手。
“我不知道啊!
姐姐我们杀不死他吗?”
我摸了摸被陈玲捺破的手心儿。
“等等再说。”
我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对着陈家最后一任使者的男人笑了笑。
他似乎也感觉出气氛有些不对,放下手中的茶杯。
看向了我们。
“这样啊。”
他走到跟我们相隔一段距禿沙发前停了下来。
我侧头看着他。
“那么,请问先生您来我陈家这边有什么事吗?”
“吃饭。”
男人看了眼陈玲然后看向了我。
我点了点头。
“你还是先走吧。”
陈玲看见她这边有人在撑腰。
也点了点头。
“对对对,就是吃饭。”
男人点了点头弯腰鬼鬼祟祟地朝外面走去。
离开时还不忘回头朝着这边看了眼。
陈玲捏住了我的胳膊。
“姐姐这个人好奇怪。”
我摸了摸她的头发。
“嗯,是挺怪的。”
“他来的好像也有些奇怪。”
陈玲突然说了一句。
“之前他竟然问你们家接下来什么时候会来一个代号为零的使者。”
我瞥了眼她。
“你怎么知道的?”
陈玲小声儿说道。
“因为刚刚那个使者进来的时候。
我悄悄地看了他一眼。”
“然后就知道了。”
我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原来是这样啊。”
3
我们两姐妹又开始讨论起来接下来该怎么办。
本来陈玲是想直接杀了韩懿辰的。
可是我觉得那样做太过头了。
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毕竟这些人对我们来说是绝对强敌。
不敢大意。
陈玲最后也没办法,只能答应下来。
等韩懿辰回来以后她再狠狠地戳他一下。
这次之后,我们两姐妹算是彻底地把注意力放到了陈家最后一任使者的身上。
只要他还在人间。
我们就算是被追杀。
陈玲又找人帮忙打听韩懿辰的消息。
然后我则开始寻思着怎么才能把他弄死。
从昨天开始,使者便断绝了所有消息。
按照常理来说。
这种大事,陈家该派人来处理了。
可是那个使者非但没回去通报情况,甚至连一点风声都没有。
显然。
他是有事没事就出门跑路去了。
这可真是给陈家丢脸。
不管怎么说。
一个使者都跑路去了。
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放过陈家?
所以陈家必定会派人来调查此事。
而这个调查的结果无非两种:
一、使者跑路去了;
二、使者死了。
而无论是什么结果,只要陈家派人来人界,那么我们这两个落难的人就必定会被发现。
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尽快地把使者干掉了。
但是问题又来了,要怎么才能干掉他呢?
这件事陈玲和我都想了很久,可是始终没有一个比较好的办法出现。
“咦!”
正在我和陈玲讨论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发出声音。
“对了,我有一个办法可以把使者弄死!”
我一愣:“什么办法?”
陈玲叉起一块青菜:“吃素十年。”
6
“我草!”
这是什么反射神经!
我用力拍了下桌子,稳住自己的情绪,然后狠狠盯住不远处的陈玲:“你这是开玩笑吗?”
陈玲撇嘴:“你别这么大动干戈好不好?
十年吃素不就过去了吗?”
“你以为吃素很容易吗?”
“等你以后每天都是一些青菜做的素汤喝的时候,看你还乐意不?”
我沉默了。
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尤其是陈玲还是一个喜欢贪吃的人。
她在家的时候,经常会偷偷地跑到冰箱里面拿东西吃。
而且……
吃素十年,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折磨。
陈玲却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她挥了挥手:“当然了,这只是我第一个想到的办法而已。”
76
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