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Real Story

1. 我十八岁那年在柏林街头偷窃时,被捡垃圾的她发现了,她没有报警,反而带我回去,和我分享了很多很多。 当时她说:“孩子,你这是最后一次偷窃了吧。” 我是最后一次。 我当时只是想借住一晚,从来没想到我会和她一起过了三年。 直到有一天,我才知道了她的过去。 我回到家,放下一个袋子,里面装着几瓶酒水。 她正在收拾这个非常小的房间,窗台上站满了她捡回来的东西。 有各种卡片、四叶草、金条、瑞士表。 还有很多别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我刚回来,她就对我笑着说:“安,帮我看看这个是什么?” 她把一个翡翠佛牌递给我,指也不用指,直接就拿过来捧在我手心里问我。 “你怎么知道这东西真假的呢?” 她笑着说:“你能看出来真假?” “不能。” “那就不知道了。” 她把那个翡翠佛牌戴上胸口,用手摸了摸。 “我的大肚子佛,哈哈。” 2. 那也是个很小的屋子,可能只有五十平方米。如果没有窗台上堆满的东西,那屋子显得一尘不染,整洁明亮。 房间里摆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的木雕石雕铁雕,每一个雕都非常精致。 她告诉我,这些都是她自己做的。 那些雕刻品背后的故事,听她讲起来都很精彩: 那个漂亮的小乌鸦呢?是她在佛罗里达遇到一群小乌鸦,在沙滩上为它们画画玩耍之后做成的。 那个温柔的女孩呢?是她在西雅图捡到的一个机器人雕刻品,后来她把机器人做了一些改动之后,就变成了这样温柔的女孩。

Scenario: 用第三人称写一段发生在柏林夜晚街头的关于一个名字叫安的十八岁少女和一个名字叫莉莉的捡垃圾为生的温柔女人的爱情故事
Create my version of this story
用第三人称写一段发生在柏林夜晚街头的关于一个名字叫安的十八岁少女和一个名字叫莉莉的捡垃圾为生的温柔女人的爱情故事
1.
我十八岁那年在柏林街头偷窃时,被捡垃圾的她发现了,她没有报警,反而带我回去,和我分享了很多很多。
当时她说:“孩子,你这是最后一次偷窃了吧。”
我是最后一次。
我当时只是想借住一晚,从来没想到我会和她一起过了三年。
直到有一天,我才知道了她的过去。
我回到家,放下一个袋子,里面装着几瓶酒水。
她正在收拾这个非常小的房间,窗台上站满了她捡回来的东西。
有各种卡片、四叶草、金条、瑞士表。
还有很多别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我刚回来,她就对我笑着说:“安,帮我看看这个是什么?”
她把一个翡翠佛牌递给我,指也不用指,直接就拿过来捧在我手心里问我。
“你怎么知道这东西真假的呢?”
她笑着说:“你能看出来真假?”
“不能。”
“那就不知道了。”
她把那个翡翠佛牌戴上胸口,用手摸了摸。
“我的大肚子佛,哈哈。”
2.
那也是个很小的屋子,可能只有五十平方米。如果没有窗台上堆满的东西,那屋子显得一尘不染,整洁明亮。
房间里摆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的木雕石雕铁雕,每一个雕都非常精致。
她告诉我,这些都是她自己做的。
那些雕刻品背后的故事,听她讲起来都很精彩:
那个漂亮的小乌鸦呢?是她在佛罗里达遇到一群小乌鸦,在沙滩上为它们画画玩耍之后做成的。
那个温柔的女孩呢?是她在西雅图捡到的一个机器人雕刻品,后来她把机器人做了一些改动之后,就变成了这样温柔的女孩。
我们接吻了
而那个不太温柔的机器人,也被人类成为了传奇。
我怀疑她是不是在骗我,可是我经常听她在梦里叫着程程,不知道是不是那个机器人的名字。
后来我去查了一下,发现真的有这个事情。
那个机器人名字叫做Robby the Robot,它出现在一部名为《福尔摩斯与小罗伯特》的电影里,是福尔摩斯的好朋友。
我看电影的时候,她就带着这个机器人亲吻,笑得很开心。
3.
可能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对她产生了一些异样的感觉。
但是我自己都说不清楚,这个异样感从哪天开始的。
莉莉总是很忙碌,有时候晚上甚至没有时间回家。
每当那个时候,她就会在做好饭之后出门,给我留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
安安乖,等我。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等待着她
可是我总是会在半夜听见她回来的声音,却永远也等不到她进门。
那晚,她回来的时候特别早。
还没有到半夜关灯的时候,我就听见了门外传来一阵潮湿的风声。
我像是预感到什么,冲出去的时候,看见莉莉正被一个男人揪着头发拖着回家。
那个男人看起来有五十多岁了,满脸浓浓的胡子和烟熏气的眼线。
他每走一步,莉莉就会跟着摔倒,然后他扯莉莉头发把她拽起来,用力往前走。
莉莉哭得很伤心,可是她却没有反抗。
我的心突然一阵一阵的抽疼,她这是怎么了?
那个男人走了很长时间才到家,一进门就开始摔东西。
莉莉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地打扫,还不停地安抚他。
他却只是冷笑。
我在外面听得很清楚,那里面的东西音响都被摔坏了,乐曲响起来也是断断续续。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