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Real Story

1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床单上是一滩淡红色的血迹,腥气扑鼻。 我试图坐起身,突然发现自己周身无力,仿佛被什么牢牢地镣上了手铐脚镣。 当我揉开朦胧的双眼,慢慢观察这个环境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他穿着一身黑衣,手里拿着一个小方盒子。 看到我醒来,他露出了一个疯狂的笑容。

Scenario: 程逵在梦境中被卷入到了一个神秘的死亡游戏中,如果在这个游戏中无法取得胜利,则无法醒转回到现实世界。程逵在一次次的游戏中发现了隐藏在这个世界背后的秘密
Create my version of this story
程逵在梦境中被卷入到了一个神秘的死亡游戏中,如果在这个游戏中无法取得胜利,则无法醒转回到现实世界。程逵在一次次的游戏中发现了隐藏在这个世界背后的秘密
1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床单上是一滩淡红色的血迹,腥气扑鼻。
我试图坐起身,突然发现自己周身无力,仿佛被什么牢牢地镣上了手铐脚镣。
当我揉开朦胧的双眼,慢慢观察这个环境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他穿着一身黑衣,手里拿着一个小方盒子。
看到我醒来,他露出了一个疯狂的笑容。
你醒了?小兄弟,你可是第一个醒来的呢。
他的眼睛充满了日益加剧的疯狂,逼仄的房间内,让人逐渐感到有些呼吸不畅。
我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问道:“你是谁?”
“哈哈哈!我简直好笑!我竟然忘了自我介绍!”黑衣男人大笑着,走到床边,把那个方盒子放在我面前。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望向身旁,试图找出什么线索。
黑衣男人看了看我的方盒,笑道:“这可是你的缘分箱哦,里面装的可都是你的缘分。”
缘分箱?
我伸手打开方盒,发现里面放着一个手表、一包烟、一张卡片和一把刀。
这些东西都有什么用?
“你买彩票就知道中奖还是输钱,等下你就明白这些东西的妙用了。”
黑衣男人走到我的身边,伸手摸了摸我的脸:“小兄弟啊,你可真是个幸运儿。”
“你说什么?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感到越来越慌乱,“我要出去!我要离开这里!”
黑衣男人却只是笑着,像一位从容的旁观者。
“真是太好了。哥好无聊啊,终于可以玩点刺激的游戏了!”
这个游戏,对于他而言是刺激,对于我而言却是生死之别。
“就在刚才,老天爷突然发话了!他说最近游戏界太无聊了,需要来点新鲜货!于是他派出了我!”
黑衣男人把目光投向了门口的方向:“请出场吧!”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孩走了进来。
她呆呆地站在门口,看起来有些懵懂。
“这位小姐身上也带着一个缘分箱。”
黑衣男人捋了捋自己的胡子,笑着对她说道:“其实你们两个的缘分已经开始了,在这个世界,唯一的出路就是合作。”
“但唯一的结局就是一个人活下去。”
女孩眨了眨眼,她抬起头看向床上的我,眼里透露出淡淡的恐惧。
“那么,我们的游戏就开始了!
这个意境小屋里面有八个人,如果你们能够活着走出这扇大门,那么你们就获得胜利,完全自由身!”
“如果你们失败,那么在这里睡眠的八个人将全部死亡,为你们送上祝福——醒来。”
“你们两个,跪下!”
黑衣男人把手伸向了两人,淡淡地说道。
女孩听话地跪倒在地,而我则瞪大眼睛,艰难地抬起右手。
“啪!”
一声脆响。
一只冰凉的手握住了我的手掌,让我有种安全感。
“哈哈哈哈!”
黑衣男人大笑着:“你竟然敢反抗!
来人啊!”
他伸手朝着外面招呼:“把她装起来,等下再拿出来好好教训教训。”
“是。”
几个穿着黑衣的男人拎着我的胳膊把我拽了出去。
我被强行拖进另外一个房间,四周静悄悄的,只有一盏暖黄色的灯在闪烁。
“砰!”
门被重重地关上了。
2
“我是程逵。”
我用力握住了那个女孩的手,交换名字后说道。
她看起来像是大一新生,皮肤白皙,长相甜美。
我俩身上都穿着一身深蓝色的恤衫和牛仔裤,明显是被人带到这里的时候就给穿上了。
看来我们不是这场游戏的第一批参与者。
“我叫小野。”
她抬头望了望我,口气柔弱,声音甜美。
“你在这里多久了?”
我问道。
“四天。”
小野哽咽了一下:“这里每隔四天就会有一批人被叫去参加游戏,那些男人……”
她用力咬住了嘴唇:“都是因为输掉游戏而被杀的。”
“难怪他们都很警惕。”
我想起刚才那些男人做事都带着些许防备之意。
“程逵哥哥,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为什么你可以……”
小野好奇地问道。
我摇摇头:“确切地说我也不知道。
刚才我被扛出去的时候,忽然就醒来了。
然后就在那儿等你来。”
“什么?
程逵哥哥难道是……
游戏终结者?”
小野的眼睛亮晶晶的。
“游戏终结者?”
我轻轻皱眉。
“原来这个游戏还有这等称呼啊。”
小野点点头:“嗯嗯。
一共四十八关,每隔四天开放一关。
谁知道我们这里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所以是一直不断地重复第一关?
而现在总算有人突破了?”
小野接过我的话题:“对对对!
所以程逵哥哥你就是那个幸运儿!”
“幸运儿吗?”
我抬头看向小野。
“你想要活下去,对吧?”
“当然!”
小野点点头。
“但是你看到没,这里的人都是杀人犯。
你既然救过我,那就肯定也不会喜欢杀人。
所以……
程逵哥哥也应该想要离开吧?”
“离开……
这个世界?”
小野点点头:“嗯。
游戏终结者,肯定很厉害。
我最近也很努力地想要突破第一关。
所以,求求你,带上我一起走吧。”
她的话音刚落,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了。
又是那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
他瞥了我们一眼,然后示意我们出去。
黑衣男人把我们带到了一个房间。
里面只有两个人,还有雷峰。
雷峰光着身子趴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支烟,正和那个坐在椅子上的女人说话。
看到我们进来,他挑了挑眉:“小逵?
怎么这么快就领回来了?”
说话之间,他用下巴朝别人示意:“刚才的事情就当作没发生过吧。”
“雷总,您开玩笑了。”
那女人抿了抿唇,抬手拂了拂刚才被雷峰碰触过的位置。
“你们就在这里等一会,我去看看别人的情况。”
雷峰说完,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我和小野被关在隔壁的房间里。
小野看着我,眼神不善:“程逵哥哥,我不喜欢那个女人!”
她的眉眼之间全是对她不利的情绪。
我叹了口气:“反正我们也是要一起合作闯关的。
至于说喜欢不喜欢,等我们离开了再说吧。”
“那可不行!”
小野说话间,带有一丝焦急,她抚上我的耳边轻声说:她给我的感觉……很不舒服
你知道,人在鬼门关前面,对身边的环境和人都会变得敏感起来。
我能感觉到那个女人对你不怀好意!
“她叫曲璃。”
小野拽住我的衣袖,双颊微红。
“我不想和她一起闯关!”
我皱紧了眉头。
这还只是第一关。
如果从一开始就出现组内不和,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但若是直接拒绝小野,她又会如何反应?
正当我思考之际,门外再次被敲响。
“程先生,曲小姐,请过来一下。”
雷峰站在门口,指了指房间内:“我们得好好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
说话之间,他的视线落在了我的身上:“当然,也请程先生把您的小伙伴一起带过来。”
小野看向我,抿了抿唇:“看来,这次只能委屈你了。”
5
曲璃是一个没有脚的人。
进入游戏后,她就失去了移动能力。
所以,她只能依靠自己的手臂疾速爬行,却无法攻击敌人。
这就是小野的发现。
她认为,曲璃就是一个累赘。
而且,第一关的任务是:杀死雷峰。
要是,一个人连基本的移动都做不到,谈何去杀怪?
她眨了眨眼睛,声音略微颤抖:“我希望,我能跟程先生一起。”
“很抱歉。”
“我觉得,我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听到这里,雷峰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么,其他两位有什么想法吗?”
“没关系。”
曲璃耷拉着头,轻声开口。
“我觉得,我可以随便一个人。”
“随便?”
雷峰打量了她一眼,语气平静:“我们这里可不是随便的。”
曲璃点点头,耸耸肩。
“谁都可以。”
毫无疑问,如果此时我拒绝小野,她一定会找机会报复我的。
“程先生,你觉得呢?”
雷峰的目光落在我身上,顿时压力山大。
“小姑娘也是为了生存。”
“没问题。”
“那就这么定了。”
曲璃从容地点点头,拉起小野的手向另一边走去。
“下次见面时,再做相互了解。”
小野向我扬起大拇指,显然对我的决定很满意。
雷峰将手中的纸团丢进垃圾桶,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终于解决掉了。”
他看了我一眼,突然展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看来,你还是不太愿意杀人呢。”
05.
“你怎么知道?”
“要不然怎么会偏偏找个借口推脱呢?”
“更何况,你已经有备选方案了。”
原来如此。
我的话语权已经被贬低到了这个地步。
想要表现出自己讨好的一面,只能去配合别人的想法。
想要避免被斥责为懦夫,只能将内心的矛盾藏在最深处,暗自忍耐。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活下去。
是我的错吗?
是的,当然是我的错了。
我应该早就见到他的狠辣和阴谋了才对。
但是,我的心里,却始终放不下一线希望,幻想着他只是在玩弄我们罢了,根本没有什么死神命令之类的东西。
没想到,他真的有那个胆子,还真的敢在这种地方玩起心理游戏来。
我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拒绝小野的邀请呢?
那样的话,现在我就不会陷入如此被动的境地了。
“雷峰,”曲璃突然开口打断了我的思绪,她显然也意识到了现在的团队状态不容乐观。
“你说,我们还能怎么办?”
雷峰沉默了片刻,似乎也想好了一番。
“既然我们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那就只能去追赶前面的人了。”
“八百里路云和月,三千丈岩浪干之。”
“前面的路肯定会比较安全,毕竟是坚持到最后的人才能走出去。”
7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