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Real Story

1 渔村的钟声响了。 我睁开了眼睛。 我喜欢这种声音,可以让我清醒过来。 这也是唯一能够让我清醒过来的声音。 我翻身坐了起来,扑通一声坐在床沿上。 真是的,又错过了兴奋期。 我抱怨道。 迈纽希大人,不要再晚上干那种事情了。 如此浪费帅气,真是暴殄天物。 这是谁说的? 我疑惑地看向房间的另一边。 只见一个发福的大叔正一脸苦笑地看着我。 他是我的管家,曼尼亚。 不,他是个好管家,但我并不喜欢这个称呼。 管家会让人觉得自己像个贵族,但事实上,这里只有两个人,而且我们并不是贵族。 其实,这里的情况很特殊。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还真像个贵族,因为我的父亲是这个村子唯一会使用魔法的人。 而母亲则是神社内的神祝·弥特隆。 所以村民们都把我当作贵族看待。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们又一点都不像贵族。 毕竟,我必须为了生计而奔波劳碌。 这里,就是科尔斯特渔村。 科尔斯特渔村是由神圣教会国庇护的渔村之一,被誉为“神圣教会国的明珠”。 它位于远离大陆的小岛上,距离神圣教会国的最东端只有几十公里的距离。 而小岛周围则是广阔无垠的汪洋。 这片汪洋就是海洋领域的封印区。 据说,在几百年前,海洋深处封印着无数恶魔和巨兽,而这些恶魔和巨兽只要踏上陆地就会无法控制地发疯起来,所以海洋领域成为神圣教国最后一道防线。 渔村的年轻人很少有人能够下海打鱼,多数时候只能靠老人和妇女们在岸边摆摊卖鱼才能维持生活。

Scenario: “快起床,太阳都要晒屁股了!”   随着窗帘“刷”地一下给出了阳光透入木屋的权利,迈纽希的美梦就此画上句号。   清晨的木屋充盈著名为光的精灵,细小的尘埃浮于其中。一张不是很大的褐色木床占据了房间的大半位置,充当床头柜的短腿椅子上叠满了少年的衣物。一把普通的弯刀在深蓝色皮质剑鞘中靠在椅子旁;即便普通若此,这看起来也是小木屋里最有价值的物品了。   母亲推开窗户,略含凉意的海风便立刻带着海鸥的晨鸣来到了迈纽希的身边,混杂着微浪冲击细沙的哗哗声,使整个木屋都充满了夏日的氛围。   “烦欸!要死了啦,都怪你的啦!”   床上半睡半醒的少年卷起被子翻了个身,全身都蜷缩在被子里,试图抵御凉风与母亲的呼唤:   “迈纽希!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耽误了阿嬷的时间怎么办?还敢赖床?”   床边,近乎年迈的女性眉头一皱,俯下身来,双手握住被子的边缘狠狠地向外拽了一下——被子里的少年便暴露在凉风与烈阳之下。   “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科尔斯特是神祝·弥特隆 神权国东北角的一个普通渔村,作为沿岸村落的一员,每年的初春和晚秋,都为这个在神圣教会国庇护下的弹丸小国产出再普通不过的渔业产品。   辽阔的海洋对于人们的意义绝不止于水产与晒盐,没有人不会对那无垠的蓝色疆域充满好奇和期望。   可是,无论是远道而来的破损商船冲上渔村的海岸,还是归来的疯癫水手失去理智地号啕大哭,都说明了怒涛不可触犯。   “你想被漩涡吞~噬吗?还是化作海~妖的饭后甜点?迈纽希?”   神社里皱着眉头的老妇人双手拄在棕榈木桌上,那片干瘪的老嘴一瘪一瘪地动着......   桌子对面就是村中那最桀骜不驯的少年,竟跟自己请求出海的证章!难道他不知道出海意味着什么吗?   “您说到海妖......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倒是很想尝尝海妖的味道......红烧还是清蒸呢?哦!刺身最好了!”   迈纽希双手抱头,轻浮地向后仰去,靠在了神社那风化到露出红砖的墙壁上。   此句入耳,老妇人愤然起身。她驼着背走到迈纽希的身旁,用绑着几根蓝白丝线的手杖敲打着他的脑袋。   “我这可是在保护你!你真的以为出海就像你和伽利特玩的——淌水游戏一样吗?啊?唉......”   将古朴的手杖平放在和它同样古朴的桌子上后,老妇人将双手轻轻地放在迈纽希的脸颊上。   看着迈纽希深蓝的宛若青金石一样明亮的双眼,   “曾经就有位像你一样的桀骜青年,幻想着征服大海,开辟这世上从未出现过的航道
Create my version of this story
“快起床,太阳都要晒屁股了!”   随着窗帘“刷”地一下给出了阳光透入木屋的权利,迈纽希的美梦就此画上句号。   清晨的木屋充盈著名为光的精灵,细小的尘埃浮于其中。一张不是很大的褐色木床占据了房间的大半位置,充当床头柜的短腿椅子上叠满了少年的衣物。一把普通的弯刀在深蓝色皮质剑鞘中靠在椅子旁;即便普通若此,这看起来也是小木屋里最有价值的物品了。   母亲推开窗户,略含凉意的海风便立刻带着海鸥的晨鸣来到了迈纽希的身边,混杂着微浪冲击细沙的哗哗声,使整个木屋都充满了夏日的氛围。   “烦欸!要死了啦,都怪你的啦!”   床上半睡半醒的少年卷起被子翻了个身,全身都蜷缩在被子里,试图抵御凉风与母亲的呼唤:   “迈纽希!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耽误了阿嬷的时间怎么办?还敢赖床?”   床边,近乎年迈的女性眉头一皱,俯下身来,双手握住被子的边缘狠狠地向外拽了一下——被子里的少年便暴露在凉风与烈阳之下。   “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科尔斯特是神祝·弥特隆 神权国东北角的一个普通渔村,作为沿岸村落的一员,每年的初春和晚秋,都为这个在神圣教会国庇护下的弹丸小国产出再普通不过的渔业产品。   辽阔的海洋对于人们的意义绝不止于水产与晒盐,没有人不会对那无垠的蓝色疆域充满好奇和期望。   可是,无论是远道而来的破损商船冲上渔村的海岸,还是归来的疯癫水手失去理智地号啕大哭,都说明了怒涛不可触犯。   “你想被漩涡吞~噬吗?还是化作海~妖的饭后甜点?迈纽希?”   神社里皱着眉头的老妇人双手拄在棕榈木桌上,那片干瘪的老嘴一瘪一瘪地动着......   桌子对面就是村中那最桀骜不驯的少年,竟跟自己请求出海的证章!难道他不知道出海意味着什么吗?   “您说到海妖......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倒是很想尝尝海妖的味道......红烧还是清蒸呢?哦!刺身最好了!”   迈纽希双手抱头,轻浮地向后仰去,靠在了神社那风化到露出红砖的墙壁上。   此句入耳,老妇人愤然起身。她驼着背走到迈纽希的身旁,用绑着几根蓝白丝线的手杖敲打着他的脑袋。   “我这可是在保护你!你真的以为出海就像你和伽利特玩的——淌水游戏一样吗?啊?唉......”   将古朴的手杖平放在和它同样古朴的桌子上后,老妇人将双手轻轻地放在迈纽希的脸颊上。   看着迈纽希深蓝的宛若青金石一样明亮的双眼,   “曾经就有位像你一样的桀骜青年,幻想着征服大海,开辟这世上从未出现过的航道
1
渔村的钟声响了。
我睁开了眼睛。
我喜欢这种声音,可以让我清醒过来。
这也是唯一能够让我清醒过来的声音。
我翻身坐了起来,扑通一声坐在床沿上。
真是的,又错过了兴奋期。
我抱怨道。
迈纽希大人,不要再晚上干那种事情了。
如此浪费帅气,真是暴殄天物。
这是谁说的?
我疑惑地看向房间的另一边。
只见一个发福的大叔正一脸苦笑地看着我。
他是我的管家,曼尼亚。
不,他是个好管家,但我并不喜欢这个称呼。
管家会让人觉得自己像个贵族,但事实上,这里只有两个人,而且我们并不是贵族。
其实,这里的情况很特殊。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还真像个贵族,因为我的父亲是这个村子唯一会使用魔法的人。
而母亲则是神社内的神祝·弥特隆。
所以村民们都把我当作贵族看待。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们又一点都不像贵族。
毕竟,我必须为了生计而奔波劳碌。
这里,就是科尔斯特渔村。
科尔斯特渔村是由神圣教会国庇护的渔村之一,被誉为“神圣教会国的明珠”。
它位于远离大陆的小岛上,距离神圣教会国的最东端只有几十公里的距离。
而小岛周围则是广阔无垠的汪洋。
这片汪洋就是海洋领域的封印区。
据说,在几百年前,海洋深处封印着无数恶魔和巨兽,而这些恶魔和巨兽只要踏上陆地就会无法控制地发疯起来,所以海洋领域成为神圣教国最后一道防线。
渔村的年轻人很少有人能够下海打鱼,多数时候只能靠老人和妇女们在岸边摆摊卖鱼才能维持生活。
我从曼尼亚那里得知,今天渔夫们捕获的鱼非常丰富,包括一条长达三米的枪鱼。
这让我很是兴奋。
于是,我一边换衣服一边不停地自言自语道。
我什么时候才能像父亲那样变得强大起来呢?
我真的很想一探究竟。
我想要突破禁锢,展翅翱翔。
“迈纽希大人,您今天有什么打算吗?”
曼尼亚有些犹豫地开口道。
这让我有些感到困惑。
“怎么了?
父亲今天还没有回来吗?”
“是的。
父亲今天也许晚些时候才能回来。
但是,老妇人似乎找您有事。”
曼尼亚用一种畏惧的目光看着我。
我心中一动,感到好像有些明白。
老妇人……
他应该指的是神社内的神祝,吧?
2
我走出屋子,来到村子的中心处。
目光落在了一座神社上。
这座神社里仿佛隐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
虽然我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但是,每当我走到这里时,心中都会生出一种莫名的悸动。
在我身后,曼尼亚追了上来。
“迈纽希大人,请记得您的身份!”
曼尼亚似乎有些着急,他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
我无所谓地耸耸肩,没有回头。
“我知道啦,曼尼亚。”
我清楚自己的身份是什么。
被誉为贵族和罪人的双重身份,从小在村民们的眼中就显得格外特殊。
那种仰慕、敬畏的眼神让我感到厌烦。
于是,为了摆脱这种状况,从小到大,我都喜欢一个人呆着。
像一个围绕着自己的世界而转的孤独星球。
这种感觉……
也许只有像我这样的人,才能体会得到吧。
当然……
除了父亲以外。
“来了。”
我走到神社门前,抬手敲响了门。
里面传来老妇人嘴里的声音。
“进来吧。”
那声音听上去略带沙哑,但是却充满了力量。
推开门后,我没有走进去。
在神社内部,摆放着一座石头雕刻的祭坛。
坛上插满了各种漂亮的花朵,点缀得格外美丽。
最让人惊艳的是,坛上所插的花朵竟然还散发着幽幽的蓝光。
这让本就映衬出一股神秘色彩的场景更加神秘而又奇妙。
不过……
这个场景是不能够容许我的。
因为,老妇人坐在坛前,她现在正微闭双目念着什么?
因此,我只能等待。
不过老妇人并不知道我的来意,她虔诚地在祭坛前祈祷。
她并不是一个普通人。
她的身份比我更加高贵。
因为她是神社里的神祝。
老妇人不会因为我而打断自己的祈祷。
她就是那种人。
一个执着而且固执己见的人。
当老妇人念完最后一个字时,她低头看向祭坛。
而此时,我也走了进去。
祭坛上所插的花朵散发出明亮的光芒。
这让整个神社内部都变得明亮起来。
43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