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Real Story

我是一个无法控制自己

Scenario: 我是一个无法控制自己能力的时空穿越者,这意味着我随时会意外地进行时空跳跃,不过幸运的是我有一个永生者朋友。无论我在哪个时代出现在他面前,他总能让我知道自己置身何处。故事最后,永生者见证了年老的穿越者最后一次跳跃,并埋葬了她。刚把墓碑摆好,回过头来看见年轻的穿越者湿漉漉地站在雨里,问他这是谁的坟墓。
Create my version of this story
我是一个无法控制自己能力的时空穿越者,这意味着我随时会意外地进行时空跳跃,不过幸运的是我有一个永生者朋友。无论我在哪个时代出现在他面前,他总能让我知道自己置身何处。故事最后,永生者见证了年老的穿越者最后一次跳跃,并埋葬了她。刚把墓碑摆好,回过头来看见年轻的穿越者湿漉漉地站在雨里,问他这是谁的坟墓。
我撞到一个男人身上,吓得后退了两步。
那男人一手扶着我,另一只手捂着嘴巴,掩饰着自己的笑意。
这让我有些委屈:“亚历山大·卡尔文先生,下次我们见面时,请你不要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好吗?”
亚历山大·卡尔文转过头来看向我:“这里就是你唤醒我的地方。”
“总之,在什么地方见面都无所谓。对吧?”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露出一个笑容:“对吧?”
他说得没错。
我们见过六次面,每一次见面的地点都不同。
但是,他总会来到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予我无比宝贵的支持。
这种友情就算穿越时空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吧?
这里是一处繁华的城市,路灯下人们来来往往,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少女站在原地相视着。
只要能见到他,哪怕这里是天涯海角,又有什么关系呢?
亚历山大·卡尔文看了看我的样子:“此方饮料名为‘猩红’。如果您想要喝点儿什么的话……”
他把手中的红酒递给我:“尝尝这个如何?”
我接过红酒杯子端详了一下:“这个东西……该怎么喝啊?”
“这个……”.
亚历山大·卡尔文犹豫了一下,然后把手中的酒杯往自己嘴边放了一点儿:“像这样。”
他喝完红酒,抬起头看我:“如果您喝多了的话,可能会出丑哦?”
我被他逗笑了:“为什么?”
“味道太难闻,没法忍受。”
他耸耸肩,对我说道:“尽管喝吧。如果觉得不好喝,就扔掉它呗?反正它不值钱。”
虽然知道他在故意逗我玩,但我还是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红酒。
但凡是和酒精有关的东西,我都没有什么经验。
我是一个无法控制自己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