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Real Story

狂暴力量,修仙生存

Apr 14
Scenario: 我因从小被人欺负,家庭暴力,心里出现了第二人格,才杀了几个欺负我的人后被人群殴活埋,可我穿越了,来到一个力量为尊,杀人为乐的修仙界
Create my version of this story
我因从小被人欺负,家庭暴力,心里出现了第二人格,才杀了几个欺负我的人后被人群殴活埋,可我穿越了,来到一个力量为尊,杀人为乐的修仙界
地球被吞没的那一刻,我正好身在其中。
我睁眼醒来,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是修仙界。
这里,有着修士、神仙以及魔鬼。
这里,比地球更加残酷与冷漠。
谁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形成的。
我来到了这里。
Image for story ePYS
我成为了修士。
我有两个人格。
一个叫霜寒,一个叫烈焰。
霜寒外表冷酷,内心狂暴。
烈焰外表火红如焰,性格狂热。
在修仙界中,我遇到了一个人。
一个曾在地球上欺负我的女孩。
她叫星辰。
她是宗门的宗主之女。
她是我前世最大的敌人。
因为她父亲想要成为仙帝级别的存在,所以带走了她的母亲,利用她吸收其他修士的灵根。
她的灵根能够将他人灵根加持在自身上,使他人修为增长20%,而自身不受任何损失。
后来,她并没有像她父亲说的那样,可以将他人灵根加持在其他人身上。
只能够加持在自己身上。
我怀疑那个男人是不是最后将她灵根给吸干了?
如今看来,我的猜想应该是对的。
离开星际飞船之后,星辰对着镜头恶语相加的画面,在我的脑海中反复出现。
我看着面前的女孩冷笑道:“怎么?你也死不成?”
“霜寒前辈。”
星辰垂着眸子恭敬的称呼道:“你在地球上修行了这么久,终于好不容易晋升到了修士境界。看来你还真是死不了。”
她的言下之意就是:原本以为你会死在地球上,没想到你还活着。
明明死不了的只有我而已啊!
Image for story ePYS
我看着她,忽然间想起来什么事情。
我问道:“星辰,你现在是真正的修士了吗?”
星辰点了点头,她神秘的笑道:“霜寒前辈,我如今已经晋升为了金丹期修士。”
“你居然能在这里晋升为金丹期修士?”
我不解的问道:“难道有什么秘密?”
星辰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被发现?
难道说,那个男人将她给带过来了?
星辰赶紧摇头:“那些都没有什么秘密。只是我父亲留给我的东西罢了。”
说着,她拿出一个玉佩。
玉佩之中灌入了大量灵力。
星辰捏着玉佩,动作之间透露出一种恭敬和崇拜之意。
而这个动作却让她看起来更像一个小丫鬟。
“那你的灵根呢?”
我忽然又问道。
谁都知道,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修士,那么必须要有自己的灵根。
星辰摇头:“我的灵根也在这个玉佩之中。”
“原来如此。”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在意。
拥有灵根这件事情并不重要。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怪异的看着眼前的女孩:“星辰,我突然发现,你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修士。”
星辰脸色骤变,惊恐的看着我:“霜寒前辈,我…”
她想要解释,可是我已经看出来了。
这个女孩,她倒霉透顶,居然被那个男人将其他修士的灵根加持在她身上了?
这样一来,她就有了一个修士的灵根。
如此一来,便可以瞒过其他人。
但是,她却瞒不过我!
Image for story ePYS
我感觉到星辰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她似乎没料到,自己竟然被我看穿。
不过,这倒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星辰凑近了些,眼波含情:“霜寒前辈,你不要多心。我只不过是觉得有点委屈罢了。”
我冷笑着:“星辰,你还想要演什么戏?”
星辰脸色微变:“霜寒前辈,你误会了。我没有任何戏剧要演。”
“只是觉得有点委屈罢了。”
可笑!
现在还敢欺骗我?
星辰小心翼翼的问道:“霜寒前辈,你是说,父亲…父亲做错了吗?”
我淡淡的道:“你的父亲,用其他修士的灵根加持在你身上,你就可以混进修仙界。”
Image for story ePYS
“这样的做法,对于一个真正的修士来说,便是一种亵渎。”
“而且还是一个阴盗阳贱之人!”
星辰脸色煞白。
她竟然,被我看出来了!
我悠悠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害怕吗?”
星辰死命的摇头:“我没有害怕。”
“霜寒前辈,我也没有什么委屈啦。”
“只是觉得有点对不起你罢了。”
说着,她凑近了些,似乎想要同情我。
可是,她却没能触碰到我的身体。
因为,我的手举起来了。
星辰疑惑的看着我。
她看着我的手,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我冷笑着下达命令:“别靠近我。”
“否则,我可以随时将你轰散!”
星辰脸色煞白,她死死的盯着我的手。
看着我的手举起来,指向她手中的茶水。
瞬间,茶水变成了冰块!
星辰脸色煞白。
她死死地盯着我的手。
Image for story ePYS
我淡淡地说道:“你觉得,你还有什么委屈呢?”
Image for story ePYS
星辰脸色更白了。
她被我吓到了,浑身都动弹不得。
我看着她浑身发抖的样子,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Image for story ePYS
在地球上,也有个女孩子和她一样。
那个女孩子,让我恨得牙根痒痒!
她从小到大都欺负我。
而且欺负我的方式也太过于恶毒了。
我还记得清楚。
有一次我回家,她把我绑起来打了一顿。
打完我之后,她还拿了一个烧红了的铁枝子砸了我一顿。
Image for story ePYS
而且她还不停地骂我是个孤儿野种,爸爸妈妈都不喜欢我!
我才四五岁啊!
她就把我打成了那个样子!
可是爸爸妈妈呢?
他们却在旁边看着,一句话都没有说。
爸爸妈妈和那个女孩子的爸爸妈妈,曾经感情很好。
可是后来,我发现那个女孩子根本不是他们的亲生骨肉!
那个女孩子的爸爸妈妈,为了宠溺那个小女孩,竟然忍心让自己的孩子挨打!
我生下来,就很虚弱。
而且从小到大也多病。
我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所以,在别人眼里我便成了个不祥之物。
我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
哥哥是长子。
他一直被当成家里的掌上明珠。
妹妹是老幺。
她又是被当成家里的宝贝。
只有我不行。
因为我体弱多病。
所以我的爸爸妈妈还有妹妹和哥哥都不喜欢我!
他们让我从小服侍他们。
而且还会经常打骂我。
Image for story ePYS
等到我对这一切变得麻木之时。
他们就会变本加厉对待我。
更可恨的是,他们还让继母的女儿对我施暴!
每次我挨打挨骂之后,继母的女儿就会对我施暴。
而且还给我起了一个外号:野杂种!
这个名字之所以这么难听,是因为我爸爸曾经告诉过我:
你是个野种!
继母的女儿还会拿绳子拴住我的手和脚,并用礼花束打我!
每当我被打得够惨的时候,继母就会叫来人把我打包送到墙角的地方去。
更可恨的是……
继母竟然将我卖到一个妓院里面!
幸好继父及时赶过来将我买回家!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我不想服侍继母的女儿而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会在疲惫的时候失去意识!
有时候藏起来的时候也会失去意识!
我一定是有病!
一定是有病!
慢慢的我疲惫的时候,就会失去意识!
等到我醒过来的时候……
那个令人害怕的第二人格就会出现!
它让我杀了那几个对我施暴的恶人!
他们都没有醒过来!
直到现在!
它还会不停地对我喊话:草泥马,你只要听我的话就可以了!
把他们都杀了!
慢慢地我听不见了它的声音。
眼前的一切渐渐的模糊了起来。
等到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
我看见了自己身上满是血迹!
原本洁白的衣裳也变得狼藉!
不知道为什么……………
这种情况发生得越来越多了!
我突然间感觉到恐惧!
Image for story ePYS
我好像有一只怪兽在我心中苏醒了!
我看见了它!
那个帮助我杀人的第二人格!
不知道为什么!
我看见了它!
看见它用最残忍的方式杀死了继母和她女儿!
那个时候我已经是一个大人了!
这次的疲惫持续了许久!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血是谁的了!
自从第一次见到第二人格以后,这种情况就越来越明显了!
我好像控制不住我的身体!
这种恐惧的感觉仿佛要把我吞噬……
我看见它!
杀死了继母和她女儿!
我努力地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但当我意识到自己正在被打得直不起腰时…………
那个怪物已经掌控了我的身体!
我给那个怪物起了一个名字——烈焰。
因为它对任何敢于欺负我的人都会以火焰般的热情进行报复!
烈焰掌控我的身体的时候,我变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怪物之一!
那个时候我没有穿越到修仙界!
我还活在地球上的时候就已经被埋葬起来了。
埋葬我的人就是那个烈焰。
只是这个世上没有人知道……
其实他们埋葬的对象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而是一个会杀人的怪物!
在我的身体旁边堆砌了很多尸体……
好像是想要建一幢房子似的。
烈焰说:主人,你终于醒了……
我看着眼前这幢用尸体堆砌成的“房子”……
旁边还有几具尸体没有被埋进去……
烈焰还没有满足!
烈焰说:主人,现在我们应该去哪里呢?
再不走……
这里就变成了死神之地!
Image for story ePYS
埋葬我的地方是一个偏僻小镇上的一处山坡……
这个小镇上的人都是一些生活困苦的农民……
他们不知道自己将一个怪物埋葬起来了……
如果他们知道了……
他们一定会感到庆幸的——
庆幸他们没有被那个怪物给吃掉!
因为在堆尸体的过程中……
烈焰已经不止吃掉了一个活人!
而且还要继续消耗着我的身体里剩下的力量——
然后再找其他可以让我们开始新生活的地方。
外面传来了喊叫声——
“霜寒霜寒,快让门打开!”
这个声音……
是我的父亲的声音!
烈焰说:主人,你的爸爸来看你啦,快去开门吧。
“门”?
哦……
原来我的身体被尸体埋在这栋房子里了……
在被埋葬之前……
被埋葬我的人还给我的身体穿上了白色的衣服……
简直就像是给新娘子穿婚纱一样。
怎么有种不祥之感呢?
“霜寒,你给我快点打开门!”
父亲在外面又砸又拧……
只是他没有用力量……
继母和她的女儿死死控制着他。
继母和她女儿先后死掉了三十六天。
而在她们死后第三十七天……
我也被人群打死了。
这些人就是当初想要报复我的人——
他们是来自那个小镇上的村民。
他们将我打死后……
没有拖到集市上进行示众……
而是将我的尸体推入河流中,然后用土堵住河口。
“霜寒,快把门打开!”
几个月过去了……
父亲和继母生下了一个儿子。
这个时候的他们也算是有了自己的家庭。
可就在这时……
嘭——
门“破碎”了。
“霜寒,你给老子出来!”
他们要将我的尸体埋葬在村口。
这样一来,就能够让那些想要找我的麻烦的人——
不再继续找我们麻烦。
但实际上,这也只是我的第二人格在敷衍自己而已……
“对不起。”
我的声音传遍了整座村庄。
几乎所有的村民都听到了这句话——
那些当初欺负我的人也都听到了这句话。
接着……
眼前一片漆黑……
仿佛我已经走出这扇门了……
而眼前显现出来的,却是一个通往光明的隧道。
“难道说……
那个声音就是在跟我说话吗?”
“那么,那个光明就代表着天堂吗?”
恐惧油然而起……
我的身体在黑暗中漂浮着……
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似的。
但过了许久,却依旧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正当我以为自己将永远消失在这漆黑之中时,却又再次睁开了双眸。
一阵刺眼灼热之感让我睁开眼睛——
这个地方是哪里?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我试图着要起身,只是躺了一整晚的身体还是显得有些僵硬。
“我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难道说我还没死?”
我慢慢的爬了起来,四处看去——
这里是一片荒凉的地方。
周围没有任何人。
只有我一人。
我试图着要喊出声音,但发现喉咙干涩无力。
难道说我是被人活埋了?
脑海里闪现出那些人手持钢铲的画面——
真的好害怕呀……
而当我再一次看向自己的身体时,才发现自己穿着的衣服不再是昨日那身旧衣。
Image for story ePYS
取而代之的是一套陌生,却又华丽动人的衣袍。
但这次我没有再继续思考下去——
而是抬头往上看。
我被绑在了一株大树上。
而在我的头顶,还悬着一个写着木牌——
上面写着:恶灵
为什么会写着恶灵二字?
刚刚我是不是只是看错了?
这个世界真的好可怕呀。
我四处张望,发现远处有群戴黑色面具的人正在靠近我这边——
他们看见我醒来后,似乎是在低声讨论着什么。
“快,快来看看。”
“想不到地府居然还有活人,真是太难得了。”
他们的声音极其难听——
让我感觉浑身发毛。
甚至还透过他们的身体看见了地狱的一角。
“是她,是她写的。”
“快点动手吧。”
“没错,活的还是死的,总得有个结果!”
一群黑衣人慢慢的靠近我——
可脚步声突然停滞。
一名穿着白色长袍的青年走了过来。
他清秀帅气,五官分明。
而且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清爽的气息。
与周围那群黑衣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走到我的身边,蹲下来问道:“你是谁?”
话音中带着一丝担忧——
他伸出手想要解开我的绳索——
不过却被那群黑衣人拦住了。
“大师兄,你在干什么?”
“这个女人活的还是死的,你怎么能这么蛮横呢?”
那清秀青年微微皱眉,有些不满道:“她是个活人,你们凭什么要杀她?”
周围那群黑衣人低头不语——
却不知为何又换了一个话题:“大师兄,你这几天到底去了哪里?”
“怎么竟然会碰到活人了?”
清秀青年眉头微皱,沉默片刻道:“你们先退下吧,我来处理这件事情。”
那群黑衣人低头退了出去——
只留下清秀青年和我两个人——
他蹲下来问道:“听说你就是这几天闯祸的罪魁祸首?”
我愣了愣,正要说话——
却突然有点疼痛——
有点厌烦——
甚至有点生气——
我用力揉了揉眼睛——
可眼前的景象却没有任何改变——
真让我有些烦躁——
我用力摇了摇头——
却发现自己用力摇动的动作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整个脖子部位都被绑的严严实实的——
根本没有任何动作的空间。
这让我有些生气——
却突然发现,原本落在自己身上的白色光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赤红——
烈焰出现了。
烈焰以我的视角看着前面的一切——
他似乎也发疯了一般,用力挣扎——
不过却徒劳无功。
他看了看周围一圈,又看了看清秀青年——
最后冷笑道:“没想到,没想到竟然还有能让我们出现的地方!
烈焰的声音越来越大——
仿佛要冲破我的脑海——
在他的控制下——
我的嘴巴居然也被动了起来——
我用烈焰的声音说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
清秀青年被烈焰的话吓了一跳,伸手做出一个印记将烈焰镇压了下去——
然后他伸着眉头看着我:“你刚才怎么了?”
他的眉头皱的很深——
似乎在忧心什么——
不过却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他叹了口气,伸手还是要解开我的绑着的绳索——
却被烈焰反抗的举动吓到了——
Image for story ePYS
224
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