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Real Story

绝世特工逆袭:冷王宠爱之恋

Scenario: /开始场景《重生归来:冷王的绝世宠妃》简介:她,是现代顶尖特工,一朝穿越成为人人可欺的庶女。他,是冷酷无情的战神王爷,却唯独对她情有独钟。当命运的齿轮重新转动,她将如何利用智慧和力量,改写自己的命运,与他共谱一段绝世恋歌。
Create my version of this story
/开始场景《重生归来:冷王的绝世宠妃》简介:她,是现代顶尖特工,一朝穿越成为人人可欺的庶女。他,是冷酷无情的战神王爷,却唯独对她情有独钟。当命运的齿轮重新转动,她将如何利用智慧和力量,改写自己的命运,与他共谱一段绝世恋歌。
我重生了。
前世被人推下悬崖的那天,我十六岁,人生刚刚开始。
而这一世,我重活了十六年。
第一次睁开眼,面前是熟悉的墙壁和屋顶。
我从未想过这一天会到来,但也不意外。
因为,我,萧瑶。
是特工中心下属最优秀的特工之一。
我的眼睛睁开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回到了十六岁那年的春天。
也就是前一世被人推下悬崖之前的那一天。
我叫萧瑶,是家族里最年轻的亲女儿。
也是最没用的亲女儿。
我只有一个养姐,叫萧玉。
她是家族里的掌上明珠,是所有人恩将仇报、恨铁不成钢的典范。
而我,则是一个被遗忘在角落里的废物。
谁都知道我爹在外有情人,但谁也不会去提起这件事。
不提才是理所当然,毕竟他们根本不把我当回事。
在家人面前,我总是比不过萧玉。
在自己家族中,我从来就是个笑话。
连我最亲密的养母都会在别人面前讽刺我没有爹的血统。
当初她带走我的时候,还怀揣着“待她长大一些,养大了也好卖个好价钱”这般好心思呢。
我小时候被疾病折磨得浑身都是伤口,也因此在家族里,我从小就被人看作是一个生病过度、全身不好的废物。
长大后,我亲生母亲留给我的容貌更是稀丑,谁都觉得我只配独自一辈子。
可是,他们就算再怎么看不起我,再怎么唾弃我,也没有办法改变一个事实——
那就是,我就是萧家的亲女儿萧瑶!
而我稀丑的容貌,正是为了方便我完成任务而特意设计的。
因为我是特工!
只可惜,我的身份被揭穿的那天,我已经重生了。
“萧玉,姐姐来教你一招!只要你照着这个姿势往上跳三米,就能够练成!”
萧玉苦着脸看着一脸天真的女孩,“依你的身体条件,哪有三米呢?教什么教?”
“萧玉,你还记得你姐姐教过你的吗?照着她教过你的姿势跳吧!”
“再教我什么!这种无聊的东西以后别再说了!”
萧玉拂袖而去,眼中满是厌恶,只有半岁大的孩子,这种事情她哪里肯做?
“她,叫萧玉。”
“我叫萧瑶。”
“萧家的大小姐?”
“呵呵。”
“不对。”
“她是大小姐,而我,只是个庶女。”
“全家人都把我当做空气。”
“甚至有人——”在四岁那年的一个台风之夜,我的养母为了取悦我爹给亲生女讨个公平,将我推下了悬崖。
这个消息是由那时候照顾我的宫羽告诉我的。
从此之后,养母敷衍着带她那半岁大的女儿长大。
而我则一命呜呼。
这句话一直挥之不去。
奇怪了,明明是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怎么还是会有家暴?
这个家里怎么这么面熟?
我并不觉得这个身份有什么不可取代,毕竟,养姐总比没有养姐好,至少还有一个自己熟悉的人可以陪着自己玩耍。
而我同样并不觉得这个家暴有什么可怕。
因为我清楚,我不是真正的萧瑶,而是穿越过来的萧瑶。
我只要学会如何在这个家中生存下去就可以了。
我学会了不哭不闹、胆子小一点,不在意别人对我的评价,只要我自己开心就行。
正是因为我学会了这些,在这之后的几年时间里,我在别人眼中真正成了一个放任自流、不会生气、还很好骗、就喜欢玩玩具的大小姐。
而我的养姐,则成了别人眼中的大小姐。
毕竟在她们眼中,我是真正的大小姐。
所以她们对我的什么讨厌、讽刺、冷嘲热讽、无视,都可以理所当然,而我要对她们付之一笑。
所以在家里,她们抢东西,我宁愿忍着也不敢和她们抢,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和她们抢了,就会有人等着来找我的麻烦。
可这天,我还是忍不住了。
养母买了一个很好玩的小玩具,和养姐说要送给她。
但是养姐说,这么好玩的东西还是留给我用吧。
养母点头答应了,然后把玩具放在了养姐房间里。
这个时候她一定是想着回头再买一个给我塞牙缝吧?
于是没等养母走出门口,我便悄悄摸到了养姐房间里,拿走了她那个玩具。
玩具上有个按钮,按下之后,上面会出现一个机关人。
它手里还可以装上武器,可以发射子弹。
虽然不知道杀伤力如何,但是看起来确实很酷炫呀!
这不就是我最喜欢的小玩具吗?
落在养姐手里只能挨骂挨打,现在终于轮到我享受了!
我在屋子里转了几圈,这处境太过美妙,竟然让我想起了我那些年在特工局里的日子!
我忍不住就想要尝试一下是否还能制作一个小型机关人!
刚好房间地上有不少垃圾玩具的零件,我可以拆解重新组合!
只见我来来回回走位十多遍,然后双手飞快地在地上拼接起来!
最后制作成功的那一刻!
我激动的差点哭出来!
太厉害了!
爸爸、妈妈、你们看到我这么厉害一定会高兴吧?
这个时候屋门被推开了!
“瑶’er,今天你出去见少爷的时候要好好打扮!”
“放心吧娘,女儿自然知道。”
她率先进来的人正是我的养母。
她一直想方设法让我得到少爷的眷顾,以后有了少爷的青睐,她和她亲生女儿也会过上好日子。
见我正在自得其乐的忙碌着,她微微笑着说:“女孩家家的要多学些女孩家家的小技巧!”
说完又转身离开了屋子。
但转身之前还朝我看了一眼。
她很满意刚才我对她说话时一丝一毫也没有不耐烦或者讨厌的情绪。
我又在地上趴了一会儿,开始慢慢地拆卸刚刚组装起来的机关人。
等拆完之后,发现已经是快中午了!
真是神奇,玩玩具居然会让时间过得这么快!
于是我懒洋洋地走到沙发上去躺下,想睡一觉。
“娘,他怎么这么懒哎。”
沙发上刚躺下没多久,又被一个人给拉起来。
正是我的养父。
他一边把我的头发拢到耳后,一边说:“瑶’er你长大了,该知道该做什么事情,不能整天懒在这里。”
“你今天要好好打扮啊,少爷对你可是颇为在意呢!”
说完他又开始帮我整理衣服。
养母、养父他们两个真是太烦人了!
“你们走吧,都别来烦我。”
说完,便继续躺在沙发上准备睡觉。
“好,好,好,你爱怎么睡就怎么睡,”养父看我不愿意动,只好说:“反正等会儿也会有人叫你起床的。”
“你可要记住,今天可是少爷和奶奶选妃的好日子哦。”
说完,养父便带着养母离开了我的房间。
我正想躺下继续睡觉,院子里传来一阵悲切的哭声。
我迷迷糊糊地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出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院子里,我看到了刚刚那位宫羽。
她哭得凄凄惨惨,紧紧拉着少爷的衣角。
“少爷,求你留下来陪我,求求你!”
宫羽抬起头看向少爷,泪眼朦胧。
可怜她一身白衣,本该清丽高贵。
但此时她却是一副落魄的模样。
“羽’er,”少爷轻轻叫着宫羽的名字:“你该知道,我有我的责任,我的事情。”
“等以后,等以后…”
“你说过要一直陪着我的。”
宫羽紧紧抓住少爷的衣角不撒手:“少爷,您不要娶那个女子,我知道您对我的心意,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分开。”
“羽’er…”
说这个字时,少爷皱起眉头,脸色十分难看。
“羽’er…好吧!”
说完他便留下一句话就跟其他人一起离开了沈府。
而那个将要成为少爷娘亲的女子,却是一脸不屑且嘲讽地看着宫羽。
“从小被你们这些庶民养大,还真敢想不想当贵妇。”
说着,便扬长而去。
“哼,她算什么东西,”养母捏着手绢狠狠地说:“等以后,我可要让她后悔莫及!”
而我却是看到其他人都走远后,院子里只剩下宫羽时,身后这些人才敢出来。
宫羽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少爷,少爷…”
这一声声叫着少爷的名字,我一直站在不远处,默默地张望着宫羽,心中却是有了深浅。
她是真正的宫人吗?
我不信,既然少爷说她是侍女,那她就一定是侍女。
不过我还是想要知道宫羽这个人。
沈煜给我讲了宫羽跟随的其他事情后,在他看向我的目光时,我便扬扬地说:
“我这就去找她。”
沈煜点了点头,我却是在内心中嘟囔着:“大概是因为没有别人陪宫羽,所以她便是这个样子吧。”
我在找到她的时候,看到她正坐在一个角落里对着墙壁发呆,似乎还在不断地喊着什么东西,眼眶却是红肿不已。
我走了上去:“羽姐姐?”
她抬头看到是我,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疏远了不少:“你是哪位?”
我走到跟前蹲下身:“我叫萧瑶。”
我同样看向那堵墙壁上面有一个名字:
果然是她自己写的名字!
我在心中想着。
那么说来,以前少爷提到的宫羽应该就是这位女士。
沈煜怎么会将她带来?
而宫羽又怎么会这个样子?
“宫羽,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我看着她,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开口问道。
宫羽抬头看着我,脸上刚刚浮现出来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
“你也不认识他,为什么要帮他?”
“没什么原因,”我无奈地摇摇头说:“应该说,我们都认识一个人。”
“所以,你不用担心,以后我们都能好好相处。”
宫羽没有说话。
几日前,就在她要死的时候,沈煜救了她。
这些日子来,沈煜对宫羽好得让人咋舌,更让沈家里所有人感到震惊的还有小姐居然对沈煜没有任何意见。
而宫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只有一个原因:
就因为他们都认识沈煜!
我(萧瑶)被推倒了悬崖,这一刻,在眼前闪过无数个画面,原本昏黄的灯光此刻却如同在耳边声嘶力竭地嚎叫着。
我的双手紧紧攥着悬崖上生长着的杂草,身体则悬挂在半空中,看着脚下滔滔的江水,心中却没有半分惧意。
有些话只有经历过才明白。
这一刻,我的生死就在于此。
可是我们那时候明明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莫名其妙再次出现在这个陌生世界里?
关于我的身份、关于手掌上的眼睛?
还有沈家?
当我试图召唤出这些名字的时候,脑海中突然多了一个声音:
“我是萧瑶。”
这个声音冷漠而又坚定。
宫羽:“萧瑶”?
那是什么?
可是她不再有任何思考的时间。
无数张手掌朝着她拍了过来。
而我昏迷过去。
是在什么时候?
还是在什么地方?
小船缓缓前行的摇晃感让我的胃里反应过来,整个人不禁起了鸡皮疙瘩。
这是哪里?
是梦里还是现实?
看着周围被深深包围的一片湖泊,眼前的色彩鲜活而真实,我的意识渐渐清晰起来:不对!
那个世界是没有这些东西的!
我没有死!
那是什么?
我的记忆?
为什么会有限制?
当然有限制!
你是废物庶女萧瑶啊!
越想越清晰!
当然能想起来!
轻轻浅浅带着些许冷意的男声传入我的耳朵里:
“废物庶女,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个男人的声音,很亲近。
但是让我觉得极度的惊慌和危机感。
我愣了一下,转过脸去,看到了少爷那张熟悉的脸孔。
眼底闪过一丝异样,我连忙站起身,多么慌张,好像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
可是少爷就是少爷!
战神王爷啊!
冷酷无情的战神王爷啊!
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知道对于废物庶女的命运来讲,可能他一点也不在意。
“我、我是想不小心掉落在这里的。”
轻声细语的低吟出口,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好像没有那个时候发现,少爷竟然知道我在这里。
“废物庶女,你到底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男人的语气冰凉,带着几分怒意。
“我、我是不知道。”
“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想要解释些什么,但是嗓子里面的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只能勉强说出这些话语。
“你到底知不知道这里的危险?”
我心里面暗暗叫糟,不知道,肯定是不知道的!
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很镇静,可是只要见到他,脑子里面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明明知道他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可是我却想不到其他的事情!
“少爷,恕小的无礼!”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少爷突然伸出手来,揉捏着我的头发,用他特有的轻蔑语气说道:“下次小心点。”
“你身上有没有受伤?”
还没等我回神过来,少爷放开了我的头发,转身离开了这里。
离开的时候,唇角露出一丝微笑,可是那笑容中带着一丝疲惫,和我刚刚见到的那些冷漠完全不同。
“庶女萧瑶,你是否愿意跟随在下?”
在少爷走出了很远的地方之后,身后传来了一阵阵轻柔的话语。
“在下需要自称一声少爷还是战神王爷?”
这句话话语里面有很多话语,让我听得有些懵逼,但还是硬着头皮去问了一句话。
“随侍在下身边,便称呼少爷就可以了。”
“少爷,您刚才说要办事情,是否需要小女子助一臂之力?”
少爷的话语好像是在考验我的话语一样,他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但是他并没有将我的真实身份说出来,这让我的心底里面升起了一丝感激。
“小女子效力于少爷!”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命运,但是少爷对我的帮助毫无疑问是非常大的,所以我接了下来,并且带着一脸微笑。
“快点,有什么事情慢吞吞的!”
男人的语气依旧那么冰冷,可是我已经深深地了解到,少爷是一个冷血无情,却有着一颗柔软心肠的人。
“让她做什么都要那么严格吗?”
队伍里面传来一阵轻柔的话语,里面带着一股小孩子特有的任性。
“她是为了你们好,要不是现在我们早就出发了!”
“那她为什么要坐那么远?”
“哎呀,怎么这个小孩子一点都不怕生啊?”
队伍里面混杂着各种声音,但是少爷却没有理会他们,径直地朝着前方走去。
我跟在他身边,身后传来了一阵阵嚷嚷,可是我并没有将他们当成耳朵,身后一只手直接把少爷的衣角给拉了下来。
“少爷,我们现在就出发?”
“嗯!”
“可是队员都还没有准备好啊。”
“我现在就让他们准备!”
话落下之后少爷径直地朝着队伍走去,看向我的深邃目光立刻收了回去,完全没有给我回头的机会。
我只能跟着少爷离去,经过几个小时的行进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一个森林里面。
这个森林里面经常会出现蛇蝎精类的怪物,而且数量还特别的多。
沈煜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眉头一皱,立刻让队伍里面的人把所有的老小和伤者都带到树上去,并且让人拿出了干草给他们垫着。
这些人做完以后立刻抱着孩子和老人,开始往上面爬,而沈煜也是径直地朝着最前面走去,而我紧紧地跟在他身后。
突然间有一阵嘶嘶声响起,然后一大群蛇蝎精便出现在眼前,挡住了沈煜和我去路。
沈煜抬起头看向前方,然后直接将我的手放开,拿出了自己的兵器,在蛇蝎精中间横冲直撞起来。
我感觉到自己身后有一个人直接抓住了我的衣角,便利落地将我给拉了过去,然后带着一股虔诚呢喃:“小姐醒醒!”
我睁开眼睛看向前方,发现原来是少爷唤醒了我:“你有没有兵器?”
我看向少爷手臂上面披挂着的小刀:“有!”
“那就帮我处理一下这些东西!”
21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