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Real Story

我遇到的第一个真实的灵异事件,是在某个古老的小镇上的一座石桥上。 那是一座被传说的石桥,夜晚有闹鬼。 那天晚上,我看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的老人,穿越桥面,他脚背上的鞋子掉了,我过去捡起来,刚要给他,却看到他的身影越来越虚化,好像不是人类。

Scenario: 张良回到了老家的那座石桥上,发现曾经让他捡鞋子的那个老人,依然坐在深夜的桥头,虚化的身体在月光下飘忽不定....(SYSTEM:尽可能仔细描写恐怖的氛围,尽可能制造离奇的恐怖情节)
Create my version of this story
张良回到了老家的那座石桥上,发现曾经让他捡鞋子的那个老人,依然坐在深夜的桥头,虚化的身体在月光下飘忽不定....(SYSTEM:尽可能仔细描写恐怖的氛围,尽可能制造离奇的恐怖情节)
1
当我捡起那只鞋子的时候,老人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好像是我的幻觉。
我皱着眉头,心里突然有个念头,这种感觉我在哪里遇到过?
恍惚中,我仿佛看到了另外一副场景。
一个戴着黑色 mask 的人,双手套上了黑色的手套。
他拎着一个包,从马路边匆匆走进了一栋宿舍楼。
恍惚中,我的双手仿佛被一股力量控制,把鞋子放到了石桥围栏上。
“嘿嘿嘿嘿……”
一阵诡异的笑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一惊,转过头去,却发现桥头上站着一个很小的女孩。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头发蓬蓬乱乱的,脸色苍白的吓人。
“你是谁?”我问道。
“嘿嘿,你说呢?”
“我问你,你是谁?”
“我是你妈!”
“……”
这小丫头真是能说啊!
我皱了皱眉头,和这样一个小屁孩说什么都是没用的,直接离开了石桥。
2
第二天白天,我又去了石桥,这次是为了给石桥上方的那棵老树浇水。
不过今天天气有点冷,下雨了。
我撑着伞来到石桥下时,看见了昨天晚上的小女孩。
原来她还跟着我来了啊。
我叹了口气,出于好心想给她买一包热干面帮她解渴解饿,万万没想到的是:
女孩居然像认识我似的拉住我的手说:“哥哥,我好饿啊!”
“哦……”
我毫无防备的应了一声,紧接着女孩就把我的手扭了过去。
“哇———!”
一股剧烈的疼痛传遍了我的全身!
3
这股疼痛跟平常伤口裂开出血那种疼痛截然不同!
我心里一沉,想要挣脱女孩的手,可被她抓住后似乎再也不肯松口。
“啊———!”
Image for story eNwn
我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个老人,我不由自主的有些紧张,心想难道这小女孩跟那个老人有什么关系?
什么鬼?
怪不得她那么能瞎掰。
老人的衣服上沾满了污渍,我隐隐约约地觉得好像这些污渍跟什么生物有关系。
“小丫头,你到底是谁?”
我一边问,一边拿起伞敲打着女孩的手背。
“啊——!”
女孩发出惨叫,身子一歪,一下子就从桥上掉了下去!
4
我赶紧跑过去往下面看,却发现那小丫头消失不见了。
下面是一片茅草,也不知道那小丫头摔的会不会疼。
这里离学校并不远,我又慢慢地往回走,心里琢磨着刚才那个小丫头的事儿。
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学会的捡东西的招数,真是没用。
我皱了皱眉头,到底还是没有弄清楚这个小丫头的来路,也不知道会不会再来找我。
回到宿舍,室友们都还在睡觉。
Image for story eNwn
我试探性地问了问他们昨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响之类的,可没有一个人肯理我,只管躲到被窝里装睡。
算了,先洗个澡再说。
我打开电脑往桥上的群里发了一条消息:大家有没有人在桥上遇到过一个小女孩?
结果等了许久都没有回复。
唉,看来大家要么是没看到,要么跟我一样被吓傻了。
我打开浴室的门准备去洗澡,突然感到脚上有些冷。
我低头一看,只见两只脚丫正被水泼着,而且还有水渗进鞋子里。
我皱了皱眉头想起小女孩说她的鞋子是湿的,心中有些纳闷。
但我并没有太在意,毕竟那只是一个小女孩罢了。
我脱掉鞋子准备去洗澡,突然发现脚上有一道深深的伤痕。
这是昨晚被那个小女孩抓的时候留下的。
可是这个伤口怎么还没有好?
而且我以前也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啊。
我有些慌张地换上拖鞋跑到宿舍外面去问值班老师要不要去医院。
但是老师却说这样的伤口用不着去医院。
Image for story eNwn
我回到宿舍,坐在床上开始回忆刚才小女孩说话的样子。
好像是很久以前的某一个地方才会有这样的口音。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皮儿,心中有些疑惑。
我拍了拍脑袋赶紧回到床上就睡着了。
然后就又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了那个小女孩。
那个小女孩又用同样的方式过来找我要鞋子。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改变心意过来找我。
因为那天我并没有再去桥上。
她又要死了吗?
我心中一阵痛苦。
可是她好像并没有察觉出来一样。
她还是用同样的口吻重复着同样的话。
“姐姐你给我找双鞋子好不好。”
“我爸爸就是喜欢穿这样的鞋子。”
“他说他去干活的时候穿新鞋会很累。”
“姐姐你快点给我找双鞋子好不好。”
“……”
我的头越来越疼,好像要裂开了一样。
Image for story eNwn
而且这个小女孩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就像是趴在我的耳朵旁边一样。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这不是梦。
是她本人!
她是真的来找我了!
8
这个小女孩的出现让我陷入了极大的痛苦之中。
但是奇怪的是室友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
甚至还睡得很好。
在我几乎快要抓狂的时候。
她忽然对着我说了一句话。
“你有没有听见石桥上有敲击声?”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身体一颤。
因为昨晚老人走的时候我明明就在老人嘴巴旁边听到了“咚咚咚”的声音。
这个声音也好像是来自桥上一样。
那个小女孩的话让我想起来了老人的身影。
他们看起来好像有些类似。
而且昨晚的时候老人走的时候也是下雨天。
而今天也是下雨天。
这两个时间好像也都是非常接近的。
Image for story eNwn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我就再也忍不住了。
“我不知道,那是谁脚步声吗”
这句话让小女孩沉默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身体在现实中也变的越来越虚。
“离开这里,不要再来了”
小女孩的声音越来越虚,而且声音也越来越小。
这个时候老人的身影也出现了。
“你们还有机会,可是你要抓住这个机会啊”
说完这句话,老人也开始渐渐消散。
我的头开始昏昏沉沉。
等到我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满是杂草和树叶覆盖着的一个石桥。
大概是睡的时间有点久了,因为现在天已经黑下来了。
或许是因为天色太暗,所以才会让人觉得有些阴森吧。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石桥下面看起来有些明亮。
于是毫不迟疑地走向了那个方向。
果然,在慢慢靠近之后,我发现这个地方下面竟然还有一个地下室。
而且里面还发出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Image for story eNwn
这个时候的我心里有些紧张。
因为当时对面那个人身上散发出一股阴森的气息。
就好像一只正在埋伏着等待着猎食一样。
而在这种紧张的环境下,对面那个人突然走了过来。
可是我却始终没有看清楚对方究竟长什么样子。
“咚咚咚”
对面这个人一直在用手敲打着自己的头部。
一开始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我以为是自己耳朵出问题了。
但是随着敲打声越来越大,我才发现对面那个人真的在用手敲打着自己的头部。
就好像在跟别人说话一样。
“确实有两下子,不知道能不能解开我的谜题。”
对方说完这句话之后,便直接离开了。
而且离开的速度异常快,刹那间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6.
昨晚发生了太多怪异的事情。
而且最可怕的事情并不是石桥下面的地下室,而是对面那个人。
Image for story eNwn
因为我虽然没有看清楚对面那个人的脸,但却看到对面那个人身上散发出一股阴气。
而且他的举动也非常诡异。
这些事情让我感到有些害怕。
按理来说,我应该马上告诉警察。
但想到警察肯定不相信这种离奇的事件,所以我决定先去学校找我的恩师。
因为恩师经常接触类似的事件,或许他能帮助我解开这个谜题。
我给恩师打电话,恩师听说我遇到了什么离奇的事件之后,并没有生气。
而是问我要去哪里找他。
但是下午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让我感到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看着手机上的照片,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人。
而且这个人就是一开始对我进行挑衅的学长。
更为诡异的是,当我伸手一摁对面那个人的脖子的时候。
手机屏幕居然出现了对面那个人的生活照。
7.
这个时候的我有些愣神。
因为手机里面居然出现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场景。
Image for story eNwn
在这个场景里面,对面那个人正在敲打着自己的脑袋。
同时周围还站着一个昂首挺胸的女人。
原本她的样子非常漂亮。
但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气非常浓烈。
而且还有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女孩站在旁边。
她看起来好像有什么事情难以启齿一样,一直埋头无语。
旁边还站着一个看起来很成熟的男人。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气也极强。
同时他还手持着一个手铐。
这个手铐看起来好像跟对面那个人有什么关联一样。
周围还有一个神情不自然的男人,他好像一直在打量这个手铐一样。
就是对面那个人身上还有一个明显跳动的东西。
Image for story eNwn
这个东西看起来像是一颗心脏。
他果然是太监,腹部像是被什么东西切开了,里面却长出了一颗心脏。
Image for story eNwn
和很多超自然电影中一样,应该是心脏长眼睛,能透视一切吧!
Image for story eNwn
这种东西绝对离谱,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我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同时也吸引了对面那个人的注意力,他冲我笑得更加诡异了,笑声中充满了刺耳的鬼哭狼嚎之声。
我清楚地知道,如果他能把我带到地下那个阴宅里面,不仅是我的性命难保,恐怕连尸体都找不到了。
所以我必须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可是我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Image for story eNwn
60
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