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Real Story

这是一个权谋横行的古代帝国,宫廷充斥着勾心斗角和暗流涌动。 一个曾经被宠爱的公主,被贬为宫廷侍女。 她却暗中策划着复仇计划,意图揭露王室的黑暗。 她一世风光,一世花落。 她却要反败为胜,一雪前耻。 只因她知道,这个皇宫里,没有绝对的忠诚,也没有绝对的背叛。 她只是奢望一个清白的结局。 “高阳,你要是敢背叛我,我会让你死的很不快。” “好啊,你要让我死的不快,我就让你活不过三十岁!”

Scenario: 古代长篇架空宫廷类小说
Create my version of this story
古代长篇架空宫廷类小说
1
我姬蓉,是这里的宫廷侍女。
Image for story eNva
这里?就是帝国皇宫。
我曾经是这里的公主。
但我贪欢满足,不懂得宫廷的权谋。
就被人陷害,贬为宫廷侍女。
我一直以为,我姬蓉这一生就这么完了。
天真啊,我真的是太天真了!
要知道,那些能进来皇宫的宫廷侍女,哪一个身世背后没有一段传奇的故事。
Image for story eNva
我姬蓉虽然不如她们家世显赫,但也是翩翩少女一枚。
我在皇宫深得陛下宠爱,人人都以我为帝国第一美人。
但我不愿当那些花瓶,只知道娱乐陛下的女人。
我曾立誓,要为帝国民生谋福利。
那时候的我,真是年轻轻狂啊!
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心怀大志的好。
当我入宫首月,就起了疑心。
当晚入睡后,突然听到门外凄厉的哭声。
我赶紧起来,想打开门出去看看。
但是,当时的门却是死死的锁住了。
我使劲摇晃着门扉,在门外喊道:“怎么回事?谁在外面?”
可那凄厉的哭声却没有丝毫停息的意思。
反而越发的凄艳刺耳,让人听了颤栗不已。
我被吓得脸色发白,望向房间四周。
这里除了门口和天花板上方的对联,就没有其他可以出去的地方了。
可那对联怎么可能会动?
我俯身贴着地上仔细观察了一下,结果被地上的一朵红云照得眼睛生疼。
Image for story eNva
那对联上的字是血书的。
它写的是:“此女有毒!”
“此女有毒!”
“此女有毒!”
连着写了三遍。
2
“此女有毒!”
我转身看向房间中央的大床。
那张大床上躺的就是我。
只见她浑身散发着酒气,嘴唇粘粘腻腻的。
让人一看就知道,她是一个放荡不羁的女人。
而且她的睡姿还是十分的邪恶。
她躺在大床上,手臂搭在自己的胸口。
五指张开,掌心紧紧握着一只玉佩。
那玉佩通体雪白,没有一点杂质。
正常来说,这款玉佩至少值一个小镇了。
可是对于这位帝国皇宫里的公主来说,那只是一件小物件罢了。
但我却有种直觉。
这幅场景,似乎在某个地方出现过。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古老的传说。
说的是一个女人,在帝王之床前扬言自己会成为帝后。
但最后却被陛下封为“颠鸾倒凤”。
也就是宫廷里的妓女头衔。
而那个女人,便是因为这样的羞辱而崩溃离去。
她选择了用自己的鲜血来死守这段感情。
Image for story eNva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位“颠鸾倒凤”的脖子,发现了一道黑黑的痕迹。
那是毒的痕迹!
我一把将她摇醒过来,逼问她:“你身上是什么毒?”
那女人的眼睛慢慢睁开,望向我时满是恐惧。
我见状,连忙给她一勺糖水灌下去。
好在那毒还不算猛烈,几乎是立马就被解了。
“你……
你是谁!”
看到我,那女人下意识的就往床头一挪。
可是我却还是及时的将那玉佩拿了回来。
她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先是一愣,然后怒道:“你是姬蓉?”
“放心,我不会告诉陛下这件事情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女人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好似要抓狂一般狠狠的盯着我:“我赵婉儿今日若有三长两短,定要你姬蓉陪葬!”
“你……
你究竟要干什么?”
“我要让陛下知道,你这个无名小辈才是不配为帝后的女人。”
说着,赵婉儿拿出了一块白布,将自己轻轻的包裹了起来。
然后又将那块白布交到了我的手中:“你拿着这块白布去找陛下吧。”
“什么意思?”
Image for story eNva
赵婉儿的脸上闪过一丝恶心之色:“陛下常年深居御榻之上,身上一股子酒味都不会有。”
“而今日此事,恐怕就是一个盘问!”
“姬蓉,你要是再不识好歹,以后你便永远别想活出皇宫了。”
“好自为之吧!”
说完,赵婉儿便一跃而起,朝着门口跑去。
她打开了房门,然后又回身看了一眼之后便开口说道:“天色已晚了,今日就先到此为止吧。”
接着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当中。
而我,则是朝着门外大喊了一声:“来人啊!
把赵婉儿送回她的寝宫去。”
“对了!
还有个消息!”
“陛下今日午后开朝时,有一个大臣因为醉酒在朝堂上大闹天宫。”
“他嚷嚷着要拿天神鞭来治理赵婉儿!”
“如今那位大臣已经被做成了阉猪官。”
“您就好好待在宫中吧。”
说完,我便笑着抱住自己的胳膊坐在了床边。
3
第二天早上赵婉儿就被叫去了福州。
不过她也不是没有收获。
在这场风波中,她不仅收获了陛下对于自己的信任。
Image for story eNva
还得到了一个很高的头衔。
就是当今仁孝皇后的妃嫔。
原本仁孝皇后身边的几个贵人都是被安排好的。
这次陛下却直接提拔了赵婉儿。
当然,在得知新任太后胎里空空如也之后。
赵婉儿还是深深作揖感谢陛下恩宠。
随后就被送到太后寝宫中静养。
而我,则因救下赵婉儿一事被点了慰问银两。
真不知道当初那个女子是怎么想的。
这般精明强干。
竟然被陛下一眼看中。
只可惜,我姬蓉的心思可没她这般纯粹。
4
自从赵婉儿被提拔为太后之后。
宫中的风声便是她今后的位置是稳固了。
这也意味着我的计划可以开始了。
不过,为了让自己有更多的行动空间。
我还是接受了高阳的邀请。
陪着他去山下的军营中视察军情。
Image for story eNva
虽然在路上,高阳总是一副淡定的模样。
但几天下来,我终于还是见识到了他柔弱的胃。
每次他那些死党们灌醉他后。
他总是要蹲在那里干呕两个小时。
我尽力忍住笑意走上前给他拍拍背,取出手帕帮他擦掉额头的汗珠。
不过,看在他如此上心我的近墨者得喜这件事上。
我还是默默地忍耐着这一切。
直到有一日,高阳特地找个借口来到我这里。
向我表白了自己。
“姬蓉,我知道你心里有人。”
他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但只要你跟我在一起。
就没人能伤害到你。”
我垂下眼帘,缓缓道:“太子殿下,
你对我的好意我心领了。
只可惜,本宫是得过且过的人。”
说完,我垂首行了个礼便要让他离开。
只是,他却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声音颤抖着喊出我的名字。
“蓉儿。”
这个名字如同曾经一样浇灌在我的心田。
让人明白,曾经的那段爱情已经隐隐有些破碎。
5
从高阳离开后。
Image for story eNva
299
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