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Real Story

1、 京兆府监牢中的大铁闸突然打开,许七安站在其中一只铁链上,颤巍巍地被推了出来。 刚刚上钩的疼痛还未散去,他就感觉脚下一空,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 他刚想喊叫,就被一双柔软的手紧紧搂住,怀中还传来一阵诱人的香气。 “小心。” 许七安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女子正是同他一起关进京兆府监牢的神秘女囚:萧梦琪

Scenario: 大奉京兆府,监牢。 许七安幽幽醒来,嗅到了空气中潮湿的腐臭味,令人轻微的不适,胃酸翻涌。
Create my version of this story
大奉京兆府,监牢。 许七安幽幽醒来,嗅到了空气中潮湿的腐臭味,令人轻微的不适,胃酸翻涌。
2、
“谢……”
他还来不及说出感谢,就见那女子一翻身,轻易落在了地上。
Image for story eNPr
许七安也着急着下来,可惜手上的铁链却不知何时突然断了。
“呀!”
他嗷地一声,向着下方坠落。
而在离地三尺之时,他却猛地停住了坠落的脚步。
Image for story eNPr
他的脚正好踩到了一具身躯上。
“笨……”
对面的女子刚张口就是一个轻蔑的词。
Image for story eNPr
继续
翻身之后,向着监牢的外面奔去。
许七安也不敢停留,连忙跟了上去。
他们两人在墙头奔跑,时而闪过几只巡逻的狱卒。
萧梦琪身手矫健,轻功了得,在这府内与这些狱卒间来回躲藏,丝毫不受困扰。
而许七安成了她最大的累赘。
“你挡着我了!”
萧梦琪一声轻叱,让他躲到了身后。
然后她一掌拍在了一个狱卒的胸口上。
那人“噗”的一声,仰天倒了下去;
接着再一掌劈在墙角的石头上,待其裂开一个缝隙,她才对许七安道:“快进去。”
“呜呜呜......”
许七安哭得如泣如诉,反手将他拉进了墙缝里。
3、
“好了。”
等到两人走到了京兆府的正门口,萧梦琪这才抬头对许七安道:“咱们说好,谁出去谁就立下誓言来救另一个人。”
Image for story eNPr
许七安微怔,还未回过神来。
“你要说什么?”
萧梦琪摇摇头,不再多言。
“嗖!”
随着一声尖锐的鸣叫,她就朝着旁边飞驰而去。
许七安心中一动,想明白了萧梦琪的意思。
一根扁担般的铁链从她的腰间飞射而出。
他连忙收住了铁链,挂在了自己的身上。
然后朝着京兆府的大门口小跑而去。
大雪纷飞之中,四周空无一人。
京兆府如同一座空城。
年关将至,府里的官员们都回去享福了。
于是监牢就空了下来。
可这并不代表没有狱卒在巡逻。
“站住!”
就在许七安即将跑出大门时,院墙上响起了一声暴喝。
他一把将自己身上的衣袖披到了头顶。
然后便朝着前方飞驰而去。
“站住!”
“嗖嗖!”
一连串的呼叫声响起。
几个狱卒也是朝着这边追了过来。
4、
Image for story eNPr
3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