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Real Story

1 我是知名悬疑小说家,以入其系列小说而闻名。 写了八年的小说,一道道谜题从我手中的笔揭开,让我爆红网络文坛。 可是,这让我陷入了困境。 “张婉,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些案件会发生?” 警探李昊恶狠狠地盯着我,目光里满是不信和怀疑。 “我的确写了些类似的悬疑故事,但我真的不知道这些案件会发生……” 我语无伦次地解释着,却不料越解释越理亏。 李昊更加疑惑了,“张婉,你可知道什么?难道这些案子都是你干的?” “你在哪里出卖了自己,以至于成为罪犯的目标?” 他把烟头狠狠摁灭在桌上,对我质问着。 我的脸色大变,眼神中有些失魂落魄。 半晌,我颤抖着声音说:“我没有……” “如果你没干,为什么会写到那么像?如果你没干,为什么你每部作品的最后都有一句‘入其’?” 他的语气十分凌厉,仿佛要把我生吞活剥。 这时候,李昊的助手走了进来,“李队,根据我们调查的结果来看,张婉身上真的有很大嫌疑,我们应该抓紧时间……” “够了!” 李昊勃然大怒,抡起桌子上的文件就朝助手扔过去,差点砸中他。 他透着满腔的愤怒,在质问我的同时,把文件架撕个粉碎。 我气得差点哭了出来。 作为警界的明日之星,李昊是全国警察中最为年轻有为的一位。 可如今却成了我调查的对象。 “张婉,你现在就告诉我实话!这些案子背后到底有什么东西!” 李昊上前一个箭步抓住我的肩膀,握紧拳头恨铁不成钢。 他的脸色铁青,眉头深深地拧在一起。

Mar 9
Scenario: 我是张婉,一个以写悬疑小说见长的小说家。 《书入其腐》是我第一本小说。 那以后,我又陆续推出了《墨入其骨》《焰入其肺》《声入其心》。 都是以“入其”命名的系列小说。 他们都是很棒的作品。 获奖无数,读者无数,赚取了上亿的版税费。 这些年来,我过得非常幸福快乐。 直到最近,一连串的谋杀案件打破了我的平静和快乐。 毫无疑问。 凶手模仿了我的小说中的手法。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案件都跟我有关系。 可我不得不承认,最新一起谋杀案的细节,跟我写的书太过相似了! 我必须要追查清楚!
Create my version of this story
我是张婉,一个以写悬疑小说见长的小说家。 《书入其腐》是我第一本小说。 那以后,我又陆续推出了《墨入其骨》《焰入其肺》《声入其心》。 都是以“入其”命名的系列小说。 他们都是很棒的作品。 获奖无数,读者无数,赚取了上亿的版税费。 这些年来,我过得非常幸福快乐。 直到最近,一连串的谋杀案件打破了我的平静和快乐。 毫无疑问。 凶手模仿了我的小说中的手法。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案件都跟我有关系。 可我不得不承认,最新一起谋杀案的细节,跟我写的书太过相似了! 我必须要追查清楚!
1
我是知名悬疑小说家,以入其系列小说而闻名。
写了八年的小说,一道道谜题从我手中的笔揭开,让我爆红网络文坛。
可是,这让我陷入了困境。
“张婉,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些案件会发生?”
警探李昊恶狠狠地盯着我,目光里满是不信和怀疑。
“我的确写了些类似的悬疑故事,但我真的不知道这些案件会发生……”
我语无伦次地解释着,却不料越解释越理亏。
李昊更加疑惑了,“张婉,你可知道什么?难道这些案子都是你干的?”
“你在哪里出卖了自己,以至于成为罪犯的目标?”
他把烟头狠狠摁灭在桌上,对我质问着。
我的脸色大变,眼神中有些失魂落魄。
半晌,我颤抖着声音说:“我没有……”
“如果你没干,为什么会写到那么像?如果你没干,为什么你每部作品的最后都有一句‘入其’?”
他的语气十分凌厉,仿佛要把我生吞活剥。
这时候,李昊的助手走了进来,“李队,根据我们调查的结果来看,张婉身上真的有很大嫌疑,我们应该抓紧时间……”
“够了!”
李昊勃然大怒,抡起桌子上的文件就朝助手扔过去,差点砸中他。
他透着满腔的愤怒,在质问我的同时,把文件架撕个粉碎。
我气得差点哭了出来。
作为警界的明日之星,李昊是全国警察中最为年轻有为的一位。
可如今却成了我调查的对象。
“张婉,你现在就告诉我实话!这些案子背后到底有什么东西!”
李昊上前一个箭步抓住我的肩膀,握紧拳头恨铁不成钢。
他的脸色铁青,眉头深深地拧在一起。
Image for story eMRG
我咬着嘴唇,低声道:“不是我干的,但是……
那些案件和我有关。”
“什么意思?”
他冷冰冰地丢下我,坐在座位上。
“这些案件的真凶可能是一个叫陈晓的男人,他是我的读者。”
“你认识的?”
李昊皱起眉头,茫然不解。
“我写文章出名后,他给我发了很多封信,说他的生活因为我的文章而改变。”
“可是我当时太忙了,后来就没再回复他。”
“没想到,过了几年,他竟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什样子?”
“疯狂、扭曲、变态!”
说到这里,我的声音开始颤抖,“他不仅把我的笔名刻在每起案件的现场,还把我的人物复制得一模一样……”
“我写的是悬疑小说,他却以此为借口进行了连环谋杀!
如果不是我知道这件事情,今天的人很可能会继续丧命!”
李昊皱起了眉头,“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他还在继续找我。”
2
陈晓的信来得正是时候。
我匆匆拆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涂鸦纸。
那上面画着一个人。
Image for story eMRG
满脸通红,眼睛被画成了两个黑洞,嘴巴歪斜着。
看上去十分荒诞可笑。
但是,我却很快认出,这是我小说里的人物——赵冰琪。
也正是这个形象,变成了现实中八名受害者的模样。
李昊也看了一眼这张涂鸦纸,神色凝重得很。
“张婉,你确定这就是陈晓?”
我点点头:“我在邮局寄完书后,几乎没动过家门。也没去参加几档综艺节目。”
“所以,他很可能是通过监控、邮局信息等线索找到我的地址。”
李昊把信收了起来,神色又凝重起来:“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现在就在他的目标之中!”
说完,他拨通了电话:“通知所有值班警员,加强对张婉住所的保护!
还有……”
“还有什么?”
我紧张地盯着他。
Image for story eMRG
1
4